笔下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历史军事 >我的科学时代 > 第七章 《代数的五次方程式之解法》

第七章 《代数的五次方程式之解法》(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喜欢。”余华大方坐下,看着年轻而成熟的华罗庚,面色不改说出了学渣本没有资格说出的话。

喜欢数学。

数学不难。

这可是学霸和学神们的专属语录。

“老板,上一碗馄饨。”

听到余华的回答,华罗庚面含微笑,兴趣愈发浓厚,先是朝老板喊了一碗馄饨,而后转头对着余华:“方才闻你读过我的第一篇论文,那我问你,你可读懂了?”

“读懂了一些,没有理解太多。”

余华轻轻摇头,回应道。

《苏家驹之代数的五次方程式解法不能成立之理由》论文,1930年发自沪市《科学》杂志,一经发表轰动全国数学界,年仅二十岁的华罗庚闻名国内数学界,同年,华罗庚受清华大学数学系主任熊庆之邀请,破格进入清华大学图书馆担任馆员。

整篇论文主要涉及一个内容,反驳苏家驹提出的《代数的五次方程式之解法》,支持阿贝尔和伽罗瓦的理论证明——一般一元五次方程没有根式解。

代数领域,通过根式求解一元一次方程,二次方程,三次方程,以及一元四次方程,这是从事代数研究的数学家们孜孜不倦的目标,经过塔塔利亚、卡尔达诺等一代又一代数学家们不懈努力,最终完成一元四次方程求解。

而后,数学家们再将目光投向了一元五次根式求解,然而,从十六世纪提出问题,到十九世纪初期,五次方程根式求解竟然困扰了数学界整整三百年之久,未能得解。

后来,数学家尼尔斯·亨利克·阿贝尔反其道而行之,认为五次方程及以上代数方程没有一般形式的根式解,并成功证明,震惊世人,就在人们难以置信的时候,天才数学家伽瓦罗同样证明此理论,为一元五次方程根式求解问题画上句号。

但是,尽管在铁一样的现实面前,还是有人试图推翻这个理论,寻找一元五次方程的根式解,教师苏家驹就是如此,于1926年沪市《学艺》发表《代数的五次方程式之解法》,引得国内掀起轩然大波,苏家驹因此风光无限。

数学天赋极高的华罗庚阅读这篇‘苏文’,顿时写信给《学艺》指出其中错误,但《学艺》杂志只在1929年5月出版杂志刊载一则简短的更正声明,承认‘苏文’有误,没有道歉,轻飘飘地揭过。

年轻气盛的华罗庚那受得了这个态度,大手一挥,写了一篇稿子发给《科学》杂志,指名道姓指出其中错误,令苏家驹灰头土脸,轰动国内,最终受邀进入清华。

能在清华当图书馆馆员的人,都不是一般人。

而前身余桦,正好就极为喜欢华罗庚这篇文章。

“读懂了一些,你说说看,苏文谬误之点在何处?”华罗庚兴趣更浓了,脸上笑着,吃了一个馄饨,出题考验。

“桦曾研读先生之论,知其谬误在P3,(Ⅰ)不能等于(Ⅱ)也,夫求未定系数a1,……,a24,共计四类:一,a1a3=A1,a2a4=A2,a3a2+a1a7=A5,a4a1+a2a7=A8。二,a13a17=A3,a14a18=A4……a2a6+a14a23=A15。”余华尊敬道,将自己知道的地方逐一说出,言辞平和,条理清晰。

苏文之解最大漏洞,就在全文解析P3之处。

这是极其致命的,但非资深学者无法看出其中问题,即便是华罗庚阅读之初,也认为阿贝尔和伽瓦罗建立的五次方程没有根式解这一大山被推翻,然而仔细研究之后,却找出其中错误。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