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历史军事 >我的科学时代 > 第五章 华罗庚

第五章 华罗庚(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生病。

这是一件极其严重的问题,尤其是在这个年代。

无论是民国,亦或者是同时期的欧洲和美国,医疗水平基本旗鼓相当——低下。

从医药史角度讲,由医药界大牛德国多马克研制的磺胺药物问世不久,还处于价比黄金状态,极为紧缺,北平不晓得有没有卖。

1928年发现的青霉素,得六年后问世,至于一系列抗生素药物则任何没有踪影。

后世寻常且普通的感冒和流感,换到这个年代,就已经属于足以要人命的重病。

稍有不慎,全村吃席。

对于自己的感冒和发烧症状,余华不敢掉以轻心,他还有自己的梦想和目标,决不能被一场普普通通的感冒打败带走。

等到身体渐渐舒服一些,余华披上一件价值不菲的淡灰色西式羊毛大衣,再戴上一条围巾,从小铁盒里取了五张十块面额的法币,出了家门,往附近药铺而去。

金果胡同是一条狭窄的小胡同,位于内六区西北端,属平安里,出门右侧北海公园,再往前便是紫禁城,地处交通要道。

换到后世,趁着建国七十周年去首都旅游过一次的余华,如果没记错的话,这里妥妥的二环以内,便宜老爹余清河花了四百大洋买下的这座一进小院,价格基本往千万级别靠。

“馄饨,正宗平安里馄饨,可干净嘞。”

“磨剪子嘞。”

“老姜嘞,窖里儿放的老姜嘞。”

“大白菜嘞,冻硬的大白菜嘞,硬的能砸死人嘞。”

出了金果胡同,街坊路道两旁就是各种小贩,吆喝声此起彼伏,卖的东西是五花八门,吃的,玩的,糖葫芦,还有琳琅满目的小玩意儿。

蔬菜不多,大多数只有冻硬的大白菜,至于鲜肉,压根没有。

余华仿佛刘姥姥进大观园般,东瞧瞧,细看看,跨越近百年的时空,截然不同的民国四九城腔调,令他感觉即新鲜又有趣,就像是在看电影。

眼前这是余华看过却又从未想象过的场景,熟悉而陌生。

大多数时候,民国时期的景象,皆是电视上播放而出,由后人构建加工而成,哪里比得上真实的世界。

“先买药,等下再去吃完馄饨,似乎这玩意儿就是我们那的抄手。”余华看了一眼不远处热气腾腾的馄饨摊,腹中不由地生出一股饥饿之感,有些嘴馋,当下朝着记忆之中的药铺而去。

悬济堂。

药铺牌匾写着三个楷字,端庄且大气,取自悬壶济世,从记忆中得知,这是一家开了近二十年的药铺,一名老中医坐堂,街坊邻里生病基本都来这里。

余华看了一眼,进入悬济堂,淡淡的药材味道,弥漫于药铺内部,里面坐着一位老中医,身穿紫色丝绸马褂服饰,精神矍铄,右手握着毛笔,撰写药方。

旁边坐在一位二十八九左右的年轻男子,面容精神,戴着眼镜,西式装扮,西服西裤领带和马褂一样不缺,脚上皮鞋锃亮。

有钱人。

第一眼看去,余华就能感受到这人身上的土豪气息,能在民国穿着西式装扮,可不多见。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