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现代都市 >爽文女配她杀疯了 > 第60章 【年代】俏寡妇她杀疯了

第60章 【年代】俏寡妇她杀疯了(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十月底的时候, 高考终于恢复了。

整个何家村的知青们都欣喜若狂,甚至一些上了年纪的中年人,也开始拿起了课本。

高考啊!

这可是很多知青们唯一回到城里的途径, 若是能考上去, 那以后的前途就再也不用担心了。

而且, 因为稻田养鱼养鸭的养殖办法空前的成功, 眼看着就到了收获的季节。

那稻田里肥美的鱼儿和鸭子,更是看得何家村好多人直乐呵。

所以这段时间,何家村可谓是一片欣欣向荣,大家都在发家致富的路上闷头干活儿。

唯有何家的赵美华、何鸣一家子是个例外。

听说徐茉因为被人举报乱搞男女关系, 所以失去了高考的资格, 而何家后面又是一阵闹腾。

好像是徐茉跟何晶打了起来。

赵美华在屋子里不停地尖声骂人, 那动静, 好多村民都听见了。

“有人看到徐茉在卫生所后门哭呢, 她脑袋上还缝了三针, 应该是被何晶打的。”

“这好好的城里姑娘,真是彻底被何家给糟践了。”

“要我说这徐茉也是没脑子,青奚同志在何家遭遇那么惨,她倒好, 自己主动跳进去。”

“哎,既然她自己乐意, 那旁人也说不得什么。”

提起何鸣一家子,何家村的人都直皱眉。

那次赵美华偷鱼以后,他们家就彻底成了何家村的公敌, 没人乐意给他们好脸色。

稻田养鱼养鸭, 这可是青奚同志想出来, 要带着何家村发家致富的好办法!

岂能让赵美华给破坏了?

至于徐茉……很多人提起她都直叹息摇头。

“快点快点, 今天可是要去高考的日子,徐茉你能不能别这么墨迹!”

一大早,何晶就把徐茉揪起来,大声嚷嚷道:“我跟你说,你到了以后可得给我好好考,我要是上不了大学,指定打死你!”

徐茉木着一张脸,没有吭声。

此刻,已经有三个多月身孕的徐茉身形佝偻,脸色萎靡。

在何家这短短几个月时间,她苍老了很多,整个人也没什么精气神,看着半点也不像是个花季少女。

“你怎么跟个闷头葫芦似的,天天丧着一张脸,让人讨厌!”

看徐茉不说话,何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她骂骂咧咧的走进何鸣的房间,嚷嚷道:“哥,今天我高考,你骑车送我好不好?”

“烦死了!睡觉呢!”

醉醺醺的何鸣翻了个身,骂道:“滚出去,让你嫂子陪你去。”

“不送就不送,你吼我干啥!”

何晶吓得一哆嗦,朝着旁边的屋子嚷嚷道:“妈,我哥又吼我!指定是徐茉又说我坏话了,你管不管啊!”

“你这死丫头!你哥睡觉呢,你别打扰他,考试回来记得给你哥带点酒。”

里屋的赵美华躺在床上尖声道:“徐茉,老娘跟你说,你要是考不好,回来我指定要抽你!走之前先把饭做好了端过来,还有我那脏衣服,你回来就记得洗。听到没有,你是死人啊,吱声都不会吱一声?”

“她脑子坏掉了似的,这几天都不咋说话,肯定心里在骂咱一家呢。”

何晶闻言咋咋呼呼的说道。

而这一句‘脑子坏掉了’,算是惹了大麻烦。

正在睡觉的何鸣猛然从床上站起来,一脚踹开房门,目光狠戾的盯着自己妹妹:“你他妈再说一句,老子打死你!赶紧给我滚!”

“鸣子!鸣子你干啥呢!”

赵美华跌跌撞撞的从床上爬出来,尖声道:“何晶,快让你嫂子带着你出门!以后你这死丫头嘴巴上注意点,在敢乱说我抽死你!”

何鸣被砖头砸了脑袋,没日没夜的疼。

所以他现在最忌讳‘脑子坏掉’这种话。

看着呼哧呼哧喘粗气红着眼盯着自己的哥哥,何晶吓得脸色发白,转身扯着徐茉往外跑,低声骂道:“都怪你这个贱蹄子,让我说错了话。”

徐茉只觉得身心疲惫。

这一家子人,从赵美华,到何鸣,何晶,都像是身陷淤泥里的伥鬼。

没有一个是正常的。

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了仅仅几个月,她就彻底崩溃了。

“何晶,你慢点!别拉我了!”

徐茉现在还怀着身孕,身子不方便,被何晶拉着往外跑,一会儿就开始脸色苍白,直冒冷汗,还不停的干呕。

何晶不耐烦道:“就你屁事儿多,赶紧的吧,还得赶去学校考试呢。”

两人刚走出村,后面传来了自行车的声音,和一群年轻人的嬉闹声。

听到其中熟悉的声音,徐茉脸色顿时僵硬住。

“我觉得,以青奚同志的学识,考试肯定没问题!”

“对对,我之前看过青奚同志的复习课件,那知识储备量,实在是让人汗颜。”

“何家村的鱼和鸭子很快就要养好了,到时候又是大丰收,这肯定得感谢青奚同志。”

“要我说啊,还是小周老师福气好,把咱们何家村最漂亮的一枝花摘到了手。”

“说起来这个就来气,周启琛,今天考完试你必须请客。”

“就是,你一声不吭的就把青奚同志骗到手了,实在可恶!”

今天是去高考的日子,知青点的一帮年轻男女知青们结伴前行。

他们骑着自行车,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热情洋溢的青春笑容。

其中要数最中间那辆车最为扎眼。

身穿白衬衣,带着眼镜,斯文俊俏的周启琛微红着脸骑车,而他的车座上,坐着身穿藏蓝色工装裙,模样精致白皙的青奚。

两人乘一辆车,真可谓是一对璧人,惹人艳羡。

而现在,周启琛显然成了很多男知青攻击的对象。

但他也不甘示弱,先是赧然的看了一眼身后的青奚,这才回呛道:“要我请客也行,但我的钱都在青奚同志口袋里,你们得等我打个申请报告。”

哎呦呦。

他模样生的俊,这会儿说话的时候,脸色简直不要太得意。

一帮男知青们顿时被刺激的直磨牙。

青奚坐在车座上,笑眯眯的看着他们互相打闹。

“太过分了!青奚同志我和你说,周启琛也就看着老实,你可别被他给骗了。”

“就是,小人得志!”

“不管怎么说,今天必须宰他一顿!”

“哎哎你们快看,前面那是……是徐茉吧?”

一群知青们嬉闹着骑车前行,很快便发现了前面的徐茉与何晶。

何晶就是个窝里横,在家的时候各种嚷嚷,这会儿反倒是蔫了,一声都不敢吭。

徐茉强忍住心中的酸涩,转身回头。

一身白衬衣的周启琛仍旧帅气俊俏,应该是最近被爱情滋润了的原因,他看起来神采飞扬,耀眼的很。

至于车后座的青奚,更是一如既往的美丽。

徐茉脸色微白。

她今天出门急,甚至脸都没来得及洗,此刻精神萎靡蓬头垢面,自卑的不敢和青奚与周启琛对视。

“徐茉?”

看到徐茉以后,周启琛犹豫片刻,还是停了车。

怎么说也是曾经的同学,都遇见了,不打声招呼也不太合适。

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客气道:“何家村距离县高中还有一段距离,我们这里有人是空车,要不要顺路捎带一下你们?”

“不,不用了!”

对上周启琛的视线,徐茉只觉得手足无措。

她慌忙摇头,勉强挤出一个笑脸来:“你们走吧,不碍事的。”

周启琛闻言也没有强求,载着青奚离开。

知青们面面相觑,只是大家对于徐茉的遭遇都有些唏嘘,谁也没说什么,一个个沉默着骑车跟上。

徐茉看着周启琛的背影,红着眼睛默默的哭。

以前,她也是有资格去追求周启琛的,可现在,对上周启琛的视线,她只觉得自卑又难受。

几个月前,徐茉对青奚说:“你只是个离过婚的女人,你配不上周启琛。”

可现在呢?

青奚坐在周启琛的车后座上,不仅被周启琛捧在手心,还获得了何家村所有人的敬重。

反倒是她徐茉,看起来像是个笑话。

徐茉哭的伤心极了,因为身体不舒服,又开始不停地干呕。

“你是不是有毛病啊!人家说带我们去学校,你为啥要拒绝!”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