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现代都市 >爽文女配她杀疯了 > 第59章 【年代】俏寡妇她杀疯了

第59章 【年代】俏寡妇她杀疯了(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怎么了, 出啥事儿了这是?”

“我也听见了,有人在哭, 感觉像是稻田那边传过来的。”

“赶紧走,去看看咋回事。”

“是赵美华和她家闺女何晶,大晚上的去试验田偷鱼,结果踩到了老虎钳,哎呦那稻田里的水都被血染红了……”

“赵美华踩着老虎钳了?那玩意可是要命的东西,踩上去腿肯定要废了。”

“真是活该啊,当初做试验田的时候,他家不出钱, 也不要这个名额, 现在看鱼长大了,竟然来偷鱼!”

这天大半夜的,何家村彻底热闹起来。

无数人从睡梦中被那尖叫声和哭声惊醒, 然后大家摸黑去田埂上一看,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赵美华跟何晶母女俩,竟然来试验田偷鱼!

当时为了防止有人来偷鱼,鱼栅栏旁边都预埋的有老虎钳, 这事儿大队长还特地在村里提醒过。

只是那个时候赵美华忙着照看脑子被砸的何鸣,根本没注意听。

而且就说这偷鱼的事儿,一般人也干不出来, 就她这种喜欢占小便宜的人, 鬼心思多。

结果这一不小心, 竟然坑到了自己。

那老虎钳厉害的很,平时埋在山上连财狼踩住了都躲不过去。

赵美华这一脚踩下去, 那只脚直接被死死夹住, 鲜血咕咕往外流, 直接疼的晕了过去。

何晶被吓坏了,蹲在田埂上一直哭。

大队长带着好几个年轻男知青,把赵美华从水田里捞出来,一路抬着去了卫生所。

半路上赵美华疼醒了,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哎呦……疼死我了啊,哎呦!”

那老虎钳还在她脚上夹着,血一直在流,赵美华那张脸因为失血过多,惨白惨白的扭曲在一起,满头都是冷汗。

那惨状,看得人直摇头。

“哭哭,哭什么哭,你就不想想为啥那鱼没人偷,就便宜了你赵美华。”

大队长不耐烦的说道:“当时下老虎钳的时候,各家我都通知到了,你自己不听,怪谁?我跟你说赵美华,就算你被老虎钳夹住了,该有的处罚也不能少,还有你家闺女,也跑不了。”

如果是偷点别的东西,那还好糊弄。

可何家村稻田养鱼养鸭这个试验田,是农业部领导们的重点观察对象,现在眼看着还有一俩月就要到了收获的时候,容不得出半点差错。

赵美华跟何晶这种性质恶劣的行为,少说也要被关进去拘留教育一段时间。

到了卫生所以后,那村医看见赵美华被夹着老虎钳,也吓得手足无措。

“你这不行,得赶紧连夜送去城里的大医院手术截肢,我这儿没这条件。”

村医说道:“赶紧送去截肢,应该还能保住一命,如果去晚了,那可是要命的事儿。”

这么严重!

听到村医的话,赵美华白眼一翻,竟然又晕死过去。

包括大队长在内,一帮何家村的村民们也都满脸惊容。

“那……这咋整?”

“咱也做不了主啊,去找何鸣。”

“对对,让何鸣自己拿主意吧。”

这又是动手术,又是截肢的,明显事儿有点大。

众人都不敢拿主意,看着一直哭啥也说不出来的何晶,大家一合计,还是赶紧找何鸣吧。

大半夜的,闹得动静这么大,把青奚也给吵醒了。

她穿好衣服,跟周启琛一起从知青点来到了卫生所,刚一进去,里面就传来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还有各种吵吵嚷嚷的声音,何晶的哭声,以及赵美华撕心裂肺的尖叫声。

“嫂子。”

周启琛看了两眼,小声说道:“我刚才去打听了,说是现在要把赵美华送去城里医院截肢,大队长已经去找何鸣了。”

青奚点了点头,目光冷淡。

下老虎钳的时候,村里都是通知到的,赵美华还上赶着去偷鱼,那只能说明她活该。

“妈!妈你没事吧!”

这时候,就见何鸣一路小跑着冲进卫生所,等看到脚上被夹着老虎钳的赵美华,他顿时脸色变得苍白起来:“妈!”

“鸣子!鸣子你可算是来了!妈疼得快要死了!”

赵美华见到儿子,哭的更加厉害了:“你说这可咋整啊,这医生说要给你妈我送去城里医院截肢。”

截肢!

何鸣闻言脸色一阵变换。

他没有第一时间说话,而是转过身来,在卫生所里一阵搜寻,等看到青奚以后,他沉着脸冲过去吼道:“是不是你这个贱人!那老虎钳有多危险你不知道吗?为什么要在地里埋老虎钳!”

说话的同时,何鸣就要动手去扯青奚。

然而没等他碰到青奚,周启琛挡在青奚前面,一把推开了何鸣的手,冷声道:“你嘴巴放干净点!嫂子可没让赵美兰去偷鱼。”

“嫂子?”

何鸣闻言怒道:“周启琛,你他妈也知道陈青奚是你嫂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鬼主意。陈青奚还没跟我离婚呢,你俩就这么勾勾搭搭,算他妈怎么回事儿?表面上装的人五人六的,背地里干的都是男盗女娼的恶心事儿!”

“你放屁!”

听到何鸣这么说,周启琛顿时一张脸涨的通红,满脸都是怒意。

而卫生所里的众人听完何鸣的话,大家看着青奚与周启琛,目光怪异。

毕竟小周老师确实对青奚同志有那方面的意思,这一点很多人都看得出来。

青奚则是从周启琛身后站出来,在诸多震惊的目光中,冷着脸直接一耳光朝着何鸣抽了过去。

啪!

“下老虎钳就是为了防赵美兰这样的贼,她自己心思不正,被夹断腿截肢也是活该。”

抽了何鸣一耳光以后,青奚冷声道:“你大可以在这里继续胡搅蛮缠,只要赵美兰身体能撑得住。至于你说我和别的男人怎么样,何鸣,但凡我有什么歪心思,就你假死这几年我什么干不了,用得着等你回来?我警告你多少次了,嘴巴不干净就要挨打。”

“你!”

何鸣被抽的脸上火辣辣的疼,目光愤恨的盯着青奚,呼哧呼哧直喘气。

周启琛则是警惕的盯着何鸣,将青奚护在身后。

“何鸣,你在这里瞎说什么呢,人家青奚同志可没半点对不住你。”

“就是就是,你这好几年假死不回来,让青奚同志受了多少的苦,现在反而还给人家泼脏水。”

“赶紧去看看你妈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真不是个东西啊,都这个时候了,还在找青奚同志的麻烦,你妈被老虎钳夹了,是她偷鱼活该,反而埋怨下老虎钳的人。”

“在耽误下去,你妈都要没命了。”

“还有脸说人家青奚同志,何鸣,我看你跟那个女知青徐茉关系才是不对劲吧,都有人撞见你们拉手了。”

卫生所里,一群人对着何鸣指指点点,目光鄙夷。

何鸣气的眼前发黑,脑子也开始疼得厉害。

他之前被那一砖头砸了以后,落下的病根,脑子经常会一抽一抽的疼,犯病的时候更是疼的遭不住。

“赵婶儿!赵婶儿怎么样了!”

在一片谴责何鸣的声音中,徐茉喘着气来了卫生所。

这几个月时间,她身形看着丰腴了不少,脸蛋也有些圆润了。

徐茉气喘吁吁的来到卫生所,等瞧见赵美兰身上的血迹,以及被老虎钳夹的血肉模糊的腿,猛然间开始干呕起来,一张脸也跟着变得十分苍白。

这血淋淋的一幕,让徐茉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就怎么直接吓得晕了过去。

卫生所里顿时乱成一团。

村医也吓了一跳,赶紧过去给徐茉检查身体。

何鸣脸色大变:“你别碰她!”

然而,晚了。

村医检查了徐茉的身体以后,脸色变得十分古怪。

“这咋回事你赶紧说啊!”

知青大队长一脸焦急:“徐茉这姑娘平时身体挺好的,怎么这一吓就晕了过去。”

这些从城里下来的知青,都娇贵着呢。

但凡哪一个出了事儿,知青大队长都要被问责,所以他这会儿是真的担心。

“徐茉她这是……”

村医没办法,只好实话实说:“她这是怀孕俩月了。”

哗!

这话一出,整个卫生所的人都瞪大了眼。

知青大队长气的不行。

何鸣更是脸色发白。

因为,他和青奚的离婚证还没办下来呢,就在刚才,何鸣还污蔑青奚和周启琛关系不正常,结果接着徐茉怀孕的事情就被曝光了。

徐茉一个大姑娘家,平时又是住在何家,还有人看到她跟何鸣亲近。

现在她怀孕了,这孩子是谁的,大家心里都有数。

“怀孕了?”

“这可真是……造孽啊。”

“何鸣,你刚才还污蔑青奚同志呢,结果你自己才是最不要脸的那个。”

“乱搞男女关系,你等着被举报吧。”

“什么玩意儿啊,这一家子没有一个好东西。”

“赶紧先去把你妈送去城里截肢吧!”

在一众鄙夷、谴责声中,何鸣慌忙张罗着把赵美兰抬上拖拉机,然后送去了城里。

至于徐茉,何鸣也顾不上管她,把她一个人留在了卫生所。

等醒来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曝光以后,徐茉躺在卫生所的床上呜呜直哭。

这俩月,她过得提心吊胆,一直想找机会去把孩子打掉,但是赵美兰死活不愿意,劝她生下来。

何鸣也表示想要这个孩子。

徐茉犹豫到现在,越拖越狠不下心去打孩子,于是就成了今天这样的状况。

一个未婚就怀孕的姑娘家,而且还是和一个没离婚的男人。

可想而知,从这天开始,徐茉在何家村成了众人鄙夷的对象。

何鸣在城里照顾赵美华,一直没回来。

于是就留徐茉独自一人承受这种流言蜚语,每天都在哭。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