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现代都市 >爽文女配她杀疯了 > 第53章 【年代】俏寡妇她杀疯了

第53章 【年代】俏寡妇她杀疯了(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稻米田里。

包括生产队长在内,大家看着陈青奚一脚把赵美华踹倒在地,都满脸呆滞。

村里人一言不合打架是常有的事儿,但这直接用脚丫子踹脸的,还是少见。

这边闹得动静挺大的,好多人都来围观,其中就有早上出门去知青点找大队长的周启琛。

他在知青点扑了个空,听说大队长下田了,又一路来了稻米田。

结果这刚到,就远远瞧见了站在拖拉机上的嫂子陈青奚。

周启琛那张白净的脸蛋顿时就有点红了,连心跳都有些加快,本来想扭头就走的。

可听到旁边人的议论,他微微征愣片刻,到底是没忍住走了过去。

嫂子和赵美兰打架了?

“乖乖,这是嘛意思?”

“赵美华家这个儿媳妇,以前一直是个受气包,今天怎么突然这么厉害。”

“估计是被欺负的忍不住了。”

“要我说也是赵美华活该,自己儿子死了,不让年轻漂亮的儿媳妇改嫁就算了,还天天欺负人家。”

“她家那个小姑子何晶也不省心,我前些天还看到何晶打陈青奚呢。”

“陈青奚也是可怜,长这么好看,年纪轻轻嫁进老何家守活寡,还被恶婆婆跟小姑子欺负。”

都是一个村的,谁家有点事儿,村里人都门儿清。

显然,赵美华平时是怎么欺负陈青奚这个儿媳妇的,大家都心里有数。

只不过很多人不想多管闲事,懒得理会罢了。

但实际上,赵美华在村里风评不好,人缘也很差劲。

所以这会儿她被一脚踹倒在地,都没人去扶,甚至很多人都在幸灾乐祸看笑话。

“哎呦!”

赵美华被踹的脸都肿了,疼的她一阵龇牙咧嘴。

陈青奚往常就是个闷葫芦,逆来顺受的包子性格,怎么现在猖狂的都敢开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踹她这个婆婆了。

真是反了天啊!

但相比于疼,她这会儿气的脸皮都在哆嗦。

“陈青奚,你丧良心啊!我们何家管你吃管你穿,你竟然敢打我?”

勉强从地上爬起来,赵美华一边哭一边嚷嚷开始撒泼:“这是什么世道啊,我儿子现在没有一点消息,多半是给国家捐躯了。结果娶来这么一个猖狂作妖的儿媳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欺负我这个老子娘,队长,队长您来评评理,给我做个主啊。”

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撒泼。

这是赵美华的做人准则,百试百灵。

虽然不知道陈青奚这是抽了哪门子疯,脾气突然间开始暴涨。但赵美华欺负儿媳妇欺负惯了,哪里能忍得下这口恶气?

先在人前占住理,后面回家再把陈青奚这贱蹄子毒打一顿!

“这……”

生产队长正头疼拖拉机维修的事情呢,哪里想管这种鸡毛蒜皮的破事儿?

被赵美华一把抓着要给她‘做主’,他只觉得头疼的不行。

像是赵美华这种人,投机取巧,偷奸耍滑,正事儿她干不了,占小便宜添乱她最在行。

偏偏这世道,脸皮厚吃个够,还真让她家底子开始一点点肥了起来,在何家村过得挺滋润。

这找谁说理去。

“这位女同志,你先从拖拉机上下来,别添乱了。”

生产队长看向青奚,一副息事宁人的姿态说道:“赵美华怎么说也是你婆婆,你这么动手确实不应该,赶紧给她道个歉。”

青奚闻言没动,脸色十分平静。

拖拉机的故障她已经检查完毕,接下来要维修好并不难。

但看到生产队长帮自己说话,赵美华彻底得意了。

她一脸狰狞的看着青奚:“看到了吗,队长都说了,你个贱蹄子还不赶紧滚下来!”

这时候,在一旁站着看热闹徐茉一转身,瞧见了后面凑过来的周启琛。

周启琛人长得俊俏白净,虽然模样稍显稚嫩瘦弱,但好歹有185的个头,穿着一件干净的白衬衣,看起来斯文有气质,在一堆黑瘦的男知青当中简直是鹤立鸡群般的存在,帅的扎眼。

小周老师走过来的时候,好多村里的妇女,以及年轻的女知青们都偷偷看他。

徐茉也喜欢盯着周启琛看,但想到昨晚陈青奚竟然睡了周启琛,顿时气的心梗。

她转了转眼珠子,想让陈青奚在周启琛面前丢个人。

“队长,赵婶儿,青奚嫂子刚刚说了,她是来修拖拉机的。”

徐茉搀扶着赵美华,一边给她拍落身上的灰尘,一边说道:“不过青奚嫂子也真是的,就算着急修拖拉机,也不能用脚踹人啊,婶儿你好歹也是她长辈。”

什么?陈青奚要修拖拉机。

赵美华闻言翻了个白眼,鄙夷道:“修啥拖拉机,我能不知道她有几斤几两,别再给拖拉机整坏了。你这贱蹄子,赶紧给我下来!”

“哎呀,青奚嫂子自己说的她会修。”

徐茉在一旁嘀咕道:“不过说的也是,这种拖拉机,一般都是城里的高级技术工才会修,青奚嫂子看起来确实不像会的样子。”

她俩你一言我一语的,明里暗里挤兑青奚不自量力。

本来还抱有期望的知青们顿时满眼失落。

甚至有个刻薄的女知青阴阳怪气的看向青奚说道:“装什么大头蒜,这种拖拉机可不是一般人能修的,你赶紧下来吧。”

“女同志,你赶紧下……”

生产队长本就觉得青奚不靠谱,现在听到徐茉的话,顿时就有些生气。

结果青奚非但没下来,反而打开拖拉机上配备的工具箱,显然是要准备上手了。

“队长,我刚刚检查了,这拖拉机故障并不算严重,突然熄火是因为突发性供油不足的原因导致的。除此之外,应还有方向盘震抖,前轮摆头的毛病。”1

眼看着生产队长要发火,青奚转过身笑道:“这俩毛病其实都属于小毛病,不用请城里的技术工来,我就能修。”

生产队长看她说的头头是道,一时间有些征愣。

青奚继续说道:“我猜,这拖拉机昨天应该是突然间熄火就启动不了的,而且平时开的时候,开拖拉机的人前轮定位不当主销后倾角过小,偶尔一两次还行,但时间久了,就很容易伤到车头正常车头转向。”2

先不说人家会不会修,至少这些专业名词,以及相关的问题,说出来都很唬人。

包括大队长在内,所有人都一脸吃惊。

徐茉脸上的笑容僵在脸上。

赵美兰则是彻底懵了,她以前从来不知道自己儿媳妇会修拖拉机,看众人被青奚唬住,下意识便训斥道:“别在这里瞎扯了,你懂个屁!”

“你别打岔。”

然而这次,生产队长颇有些不耐烦的把赵美兰推开。

他目光希冀的看向青奚:“昨天拖拉机确实是突然在地里熄火的,这个我当时也在。开拖拉机的老李今天去城里找技术工了,但平时我见过他操控拖拉机,好像真有点稳不住方向盘,老李总说这拖拉机有点毛病,我还嘲笑他技术不好怪拖拉机,现在看来没准这拖拉机是真的有问题。”

说道最后,生产队长很激动:“何家媳妇儿,这拖拉机你真能修?”

“保证给你修好。”

青奚将扳手拿在手里,然后在众人瞪大眼的注视下,手脚麻利的打开了喷油器。

除此之外,她还在工具箱里一阵翻找,找出来一片薄薄的铁片,夹在了前轴支座平面后端。3

陈青奚是个年轻美艳的女人,模样俏丽魅惑,哪怕穿着普通的蓝衬衫工装,仍旧美的鹤立鸡群。

现在这样一个漂亮女人,手提扳手在拖拉机上认真作业,这冲击力不是一般的强。

尤其是她干活儿时候的姿态,手脚麻利动作轻松随意,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美感。

又飒又漂亮。

一群男知青们瞪大眼睛看着,但很多人目光飘飘,显然关注点已经开始跑偏了。

周启琛也是思想跑偏的一员。

他刻意把目光撇开,在心里天人交战一番,终究是没忍住,又偷偷瞄了过去。

正在维修拖拉机的青奚似乎有所察觉,转过身来冲着她粲然一笑。

那笑容,热辣且美丽,周启琛不敢多看,赶忙撇过脸。

说来也怪,其实周启琛和陈青奚也不熟悉,可经历过昨晚那事儿,他看到这个嫂子,总觉得臊得慌。

“修了这么久,还没好啊,你究竟能不能行?”

徐茉注意到两人之间眉来眼去,心里酸的要死,没忍住走过去说道:“再耽误下去,李家村那边等不到拖拉机,肯定要来咱们大队闹事儿,你耽误的起吗?”

然而,就在徐茉凑到拖拉机车头的时候。

青奚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迅速摇动了扳手。

突突突!

熄火了一整天的拖拉机突然间就顺利启动了,启动的瞬间,冒出来蒸腾的热气和黑烟。

徐茉猝不及防,直接被喷的满脸黑黢黢的,熏得眼睛都酸了,不停流眼泪。

“陈青奚,你故意的吧!”

一边不停揉眼睛,徐茉气的不行。

可这会儿谁还管徐茉啊,她就算是再憋屈也没用。

因为拖拉机被青奚修好了!

赵美华呆愣愣的看着那正常启动的拖拉机,只觉得匪夷所思到了极点。

怎么一晚上的时间,陈青奚不仅脾气见长,就连本事也见长,不仅修好了拖拉机,就连生产队长都替她说话。

“你行你来修,不会修就滚一边去,什么都不懂还来瞎凑热闹,怎么这烟没喷到别人,就喷到你呢。”

青奚冷笑一声,先是把徐茉怼了一顿,看到她脸色一阵青白以后,才回头对大队长笑道:“队长,修好了。”

“这就修好了?”

“真的好了,已经能正常启动了。”

“乖乖,何家儿媳妇连拖拉机都会修。”

“太好了,这下咱们可以用拖拉机了。”

“想啥呢,今天得把拖拉机开去李家村,明天咱们才能用。”

陈青奚还真把拖拉机修好了!

本来不抱期望的知青们都一脸喜色,刚刚那个嘲讽青奚的女知青则是不好意思的往后退了退。

“想不到咱们村里还有这么厉害的女同志,对了何家媳妇儿,你会修拖拉机,是不是也会开?”

大队长更是笑的一拍大腿:“会开的话,你这会儿把拖拉机开去李家村,今天就不用你干活了。”

村里出了个会修拖拉机的人才,就算是大队长都要对人家好点。

指不定下次拖拉机又坏了呢,这东西人们都不会修,总不能每次都去城里找技术工吧?

而且,何家村出了个会维修拖拉机的人才,那以后隔壁的几个村,都是要来求着青奚的。

那以后,何家村用拖拉机的时候,肯定更方便!

村与村之间也是有竞争的,尤其是关乎拖拉机这种宝贝疙瘩。

想到这里,大队长美的咧开嘴,看向青奚的目光里都温和了很多,态度也出奇的好。

听到大队长的话,大家都艳羡的看向青奚,徐茉更是一脸不甘心。

在田地里收割稻米,累死累活的,哪有开拖拉机舒坦,还能偷懒。

她本来想看青奚出丑的,结果却让对方真给拖拉机修好了。

“不行,队长,我这媳妇儿干完活还得回家呢,今天我家闺女放学回来,得让她辅导何晶写作业。”

唯有赵美华不乐意,说道:“而且她一个女人家,开啥拖拉机,不三不四的……”

突突突!

然而,还没等赵美华把话说完,青奚坐在拖拉机上,就这么猛然转了个弯。

这弯转的又猛又急,还是冲着赵美兰去的,她吓得咕噜着爬走,脸都白了,还吃了一脸的尾气。

等躲过去以后,赵美兰怒道:“陈青奚你这个贱蹄子,找死啊!”

围观的村民和知青们见状,一阵哄笑。

青奚则是冷笑道:“你自己不长眼,怪谁。”

这拖拉机配套的,好有个装稻米的车厢,平常都是装满东西的,这会儿没装东西,车子就有些飘忽。

青奚稳稳的把拖拉机从田地里开出来,然后看向人群中帅的十分扎眼的周启琛,笑道:“小周老师,来帮嫂子压个车,你今天刚来,队长应该还没给你派活儿吧?”

“没派呢,小周老师赶紧的,给你嫂子搭把手。”

生产队长闻言,不由分说把周启琛推上了拖拉机后面的车厢,笑呵呵的交代道:“去李家村的路不好走,回来的时候你俩也能有个照应。你俩一个是会教书的人才,一个是会修拖拉机的人才,都是咱们何家村的宝贝疙瘩,可不能出事儿。”

于是,本来要找大队长换地方住,躲着嫂子的周启琛还没把这事儿办妥,就被强行做了嫂子拖拉机上的‘押车崽’。

农村路不好走,拖拉机是空车容易翻车,所以很多时候大人们会让小孩儿坐空车里头,压重量。

小孩儿们也特别喜欢坐车。

徐茉看着青奚开着拖拉机载着周启琛离去的背影,气的眼圈都红了。

她突然觉得……自己要彻底失去周启琛了。

再说周启琛。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