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现代都市 >爽文女配她杀疯了 > 第41章 【仙侠】小师妹她杀疯了

第41章 【仙侠】小师妹她杀疯了(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作为修真界第一大宗门, 道宗有仙山三十六,奇峰七十二,琼楼宫殿无数。

宗内仙禽飞舞, 瑞兽看护,灵气袅袅逼人, 堪称仙境。

而其中最为瞩目的,则是道宗的主峰, 闻道峰。

这座高耸陡峭的山峰, 如同一柄绝世神剑, 直入云端。

云端之上,闻道峰华美宫殿最深入的密室里, 有一红衣女子正盘腿坐在蒲团上,眉头紧皱,脸色微白。

她的模样冷冽出尘, 和一身红衣娇艳魅惑的阮青奚相比,此女子纵然穿着艳色红衣, 仍旧带着清冷感。

这女子便是戚然。

道宗当代大师姐, 天资卓越惊才艳艳, 放眼整个修真界,都是不世出的天骄奇才。

而另外一位与她齐名的天骄, 则是道宗大师兄骆瞻星。

更令世人羡慕的是, 她们还是一对神仙道侣。

按道理讲,这样惊才艳艳的天之娇女, 在修炼一途应当顺风顺水, 一路青云直上。

然而此刻的戚然, 却眉头紧锁, 周身灵力紊乱。

但看她那张苍白带汗的脸颊, 便知道她此刻正遭遇着极大地痛苦,且有精血枯竭的危险。

“万年一问世的天灵根果然霸道,戚然一直用精血温养天灵根,导致实力进展缓慢,天赋体质也有所亏损,如今才只是元婴初期。”

密室中,一位身穿青衣道袍的中年男人蹙眉看着模样痛苦的戚然,叹了口气:“当真成也天灵根,败也天灵根,也不知道戚然能撑到什么去。”

这青衣道袍中年男子,便是当代道宗的宗主徐庸和。

作为天下第一宗门的宗主,他的实力深不可测,同时他也是戚然、骆瞻星的师尊。

“不是还有那个凡女阮青奚吗?”

在徐庸和旁边,一个模样阴森冷厉的黑袍老者说道:“戚然将来是注定要带着我们道宗破界飞升的,一个小小的凡女怎么能和戚然相比?要我说,就该一剑杀了这凡女,将她的心头精血灌给戚然。”

这黑袍老者,是道宗刑罚长老常庐。

因为常年执剑掌管杀伐,所以他一身杀气浓重,看起来与温润端方的徐庸和气质截然不同。

这师兄弟两人,一人问道,一人杀伐,并称‘道宗双尊’,带着道宗稳稳的站在修真界第一大宗的位置,受无数修士顶礼膜拜。

但纵然站在修真界之巅峰,两位尊者仍旧心中有执念。

那便是——飞升。

修真界的飞升天梯在万年前被人斩断,和仙界就此失去联系。

所有到达渡劫期的修士,天道只降下雷劫,却不开界门,不知道多少渡劫期大能含恨死在雷劫之下,飞升无望。

而拥有天灵根的戚然,便是重建天梯,带领道宗飞升仙界的唯一希望。

是以,哪怕明知用那凡女的精血喂养戚然,是有悖人伦之事,道宗的这两位仙尊,仍旧选择这样做了。

因为他们太想飞升仙界了。

“若是杀了那凡女,届时她全部的精血灌溉下去,不够戚然体内的天灵根吸收,后续仍旧会有大麻烦。所以,先将这凡女养着,做个血袋子一点点汲取吧。”

听到常庐的话,徐庸和摇摇头,说道:“瞻星已经去取血了,想来很快便能回来。”

“我听说,那凡女不想做血袋子,此刻正在擂台准备挑战瞻星呢,当真可笑。”

常庐嘴角浮现出一抹讥讽的笑意:“不过让瞻星教训一下她也好,往日瞧她是个血袋子,道宗对她有求必应,没想到性子竟养刁了。不过看戚然这样子,显然撑不住太久,只希望瞻星下手快些……”

话说到这里,常庐豁然转身。

就连徐庸和也一脸吃惊。

两人都是当世大拿,虽然身处这密室当中,但自然能感受到道宗外面此刻霸道的劫雷自天降落,与此同时还有浓郁到近乎实质般的天地灵气在汹涌翻滚。

“这是……进阶雷劫?”

常庐微微征愣,片刻后脸上浮现出浓重的笑意来:“难不成,竟是瞻星破元婴,进阶化神了?这次怎地如此之快?师兄,我们去看看。”

徐庸和笑道:“你且去吧,我给戚然护法,记得速去速回,带着精血回来。”

道宗多了一位化神期修士,实力自然又是质的飞跃。

“好。”

常庐应声,整个人微微一晃,身形就这样诡异的直接消散离去。

“师尊,弟子好难受。”

蒲团上,戚然脸色越来越苍白,冷冽的脸蛋上满是痛苦。

徐庸和蹙了蹙眉,将雄浑的灵力注入这女弟子体内,温声安慰道:“戚然别怕,等你瞻星师兄将精血送来,你便不会痛苦了。”

戚然闻言,表情浮现出一抹渴望。

她太痛苦了,实在是太需要精血来喂养体内霸道的天灵根……

这么做,确实对不起阮青奚。

但也只能日后在其余地方补偿了。

-

道宗,对战擂台前。

阮青奚先是倒灌灵气令天地色变,又引来进阶雷劫降落,惹得无数修士侧目,纷纷从洞府中出来一探究竟。

进阶雷劫,一般是在元婴期修士散去元婴,进阶化神期时候才会出现的。

雷劫现,代表着修真界又一位化神期仙尊的诞生。

这绝对是整个修真界都少有的盛事。

“修真界多少年没出现进阶雷劫了啊,不知是哪位大能在进阶?”

“听说……是一个凡女。”

“怎么可能!”

“是真的,有人亲眼看到那凡女三息之间,从肉/体凡胎进阶到金丹,那雷劫便是她引来的,如今她正在擂台上和骆瞻星对战。”

“什么?三息之间直接结丹!”

正值登仙门开启的盛事,修真界各路英杰齐聚道宗。

如今听说有一凡女三息之间直接结丹,还引来进阶雷劫降落,一时间人人目瞪口呆,一窝蜂的朝着对战擂台涌去。

此刻辽阔的半山对战擂台上,已经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但诡异的是,纵使这么多人汇聚,却没有一个人出声,因为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目光惊骇的看着那擂台上空。

但见那风雷之中,一柄霸道的巨大雷剑,携带无可匹敌的恐怖风雷灵力,狠狠的朝着远处的骆瞻星轰然砸下。

高空之上,灵力疯狂涌动,雷光与狂风轰然炸响,裹挟着罡风,以雷剑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散去。

整个道宗都处于雷云的笼罩当中。

那风雷巨剑上散发出浓重的死亡气息,有修士只是看一眼,便觉得神魂不稳,头皮发麻。

很难想象,如此霸道狠辣的招式,竟然出自一曼妙女子之手。

一时间,所有人看向立足于虚空之上的那红衣少女,只觉得惊骇又惧怕。

道宗果然不愧为天下第一宗门,宗门内竟然还藏着如此厉害的天骄人物!

青奚挥出那雷剑之后,脸色微微发白。

这是灵力消耗过大的症状,但好在此刻雷劫未停,天地灵气仍旧在汹涌翻滚,疯狂的朝着她体内汇聚。

对面。

看着那柄朝自己斩来的雷剑,骆瞻星蹙起眉头,脸上满是惊疑。

因为这雷剑上面蕴含的恐怖灵力波动,即使是他都觉得一阵心跳加速。

怎么可能!

阮青奚明明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凡女,怎么可能有如此惊人的战斗力!

虽然阮青奚现在周身的气息停留在金丹期,但这柄雷剑的威力,纵然是元婴期的大能,稍有不慎便极有可能当场陨落!

骆瞻星心中震惊,但雷剑已经斩来,必须全力以赴应对。

但见这位道宗大师兄脸色凝重的敛气凝神,片刻后,一柄金色长/枪从其白衣广袖中激射而出。

那长/枪一露面,便迎风暴涨,几个呼吸间便幻化做与雷剑相同大小的金色长/枪。

浓郁的金灵力几乎快要将天空染成金色,与对面青奚身上的风雷之力各占据半边天。

骆瞻星的灵根,乃是五行属性当中的顶级灵根,金灵根。

这杆‘破金枪’,便是骆瞻星的本命法宝。

祭出长/枪后,骆瞻星仍旧不曾松懈。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抹,便有一滴指尖血弹出,那血落在破金枪上,当即如水落进了油锅,本来灵力凝聚扎实的长/枪,顿时开始疯狂震颤起来。

眨眼间,金色的长/枪上被覆盖上一层赤色脉络,犹如活过来一般在长/枪上游走、跳跃。

某个瞬间,那赤色脉络轰然炸响,化作冲天的火光,将破金枪包裹起来。

金生火,火抱金。

这火灵力的注入,立刻让长/枪的威力飙升,而骆瞻星本人刻意压住的灵力气息,也在一瞬间倏然暴涨。

属于元婴后期的恐怖气息乍一出现,便压的诸多修士喘不过气来。

不愧是号称元婴第一人的骆瞻星,这一出手,就令人胆寒。

在无数道惊骇目光的注视下,那雷剑与□□在半空中轰然相撞。

诡异的是,在碰撞到的瞬间,两股霸道辛辣的灵气没有产生半点波动,半点反应也无。

片刻后,有金丹、元婴期的修士脸色巨变,慌忙御剑逃离。

“快逃!”

“莫要升空,从低空逃离。”

“好恐怖的气息……”

但见那本来没有半点反应的灵力中心位置,突然开始震颤、然后在无数道惊骇目光的注视下,轰然炸响。

轰!轰!轰!

风与雷,金与火。

四种最为霸道的灵力相生相克,如今遇到一起,那毁天灭地的气息简直令人胆寒。

恐怖的灵气波动以青奚和骆瞻星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轰然散去。

无数看热闹的修士仓皇逃命。

等灵气散去,那被削平的半山擂台中央,竟炸出一个方圆数百米的深坑!

而一向在修真界无往不胜的骆瞻星,此刻被那风雷之力冲击的接连倒退,片刻后到底是没撑住,在人们震惊的注视下,吐出了一口血来!

一剑斩出,骆瞻星吐血受伤!

这……该是何等强悍的战斗力?

无数人震惊的同时,忍不住朝着那红衣少女所在的方向看去,然而这一看,大家都征愣住。

因为红衣少女的身影,早就不在原地。

唯有被一剑砍吐血的骆瞻星最先反应过来,翻身便要后退。

“晚了。”

但见在骆瞻星后退的瞬间,一抹红色的妖冶身影凭空出现在他侧方,然后扬起手中的雷剑,狠狠朝着骆瞻星斩了过去!

骆瞻星眼睛里浮现出一抹凝重,提起手中的破金枪抵挡。

轰!

雷剑与金枪相碰,半空中灵气翻涌炸裂。

青奚一招得势,便乘胜追击。

剑与枪在半空中短时间内碰撞了无数次,而骆瞻星因为晚了半招,一直在被青奚吊着锤打。

那恐怖的撞击,看的人头皮发麻。

在无数道惊骇目光的注视下,骆瞻星从半空中被一剑斩下去,轰然砸落回擂台的地面上,激起一阵飞沙走石翻涌。

“骆瞻星竟然败了?”

“这女子究竟是谁!”

“不,应该是那雷劫,那女子本身就是风雷属性,此刻有雷劫加身,灵气灌溉,所以才能以金丹期实力,和骆瞻星战的不相上下。等雷劫散去,她绝对不是骆瞻星的对手。”

“但骆瞻星可不止有这点本事,不然他怎么敢号称元婴第一,位列升仙榜元婴排名之首?”

天空之上。

青奚握着雷剑的手一阵颤抖,脸色也有些苍白,片刻后嘴角渗出了血迹。

但她却丝毫没有在乎自己的伤势,眸光紧紧地盯着擂台下方。

轰!

片刻后,就见那深坑当中有一人冲天飞起,等瞧见那人的模样,无数人都被震惊的合不拢嘴。

就见往日高高在上的道宗大师兄骆瞻星,现在衣袍碎裂浑身染血,纵使一张脸上冷若寒霜,但那披散着的长发,以及嘴角的血迹,仍旧让他看起来格外狼狈。

看着模样姿态狼狈到极点的骆瞻星,青奚满意的勾了勾唇角。

她这一身用命换来的战斗力,值了。

“阮青奚!”

此生都没有这样狼狈过的骆瞻星目光森冷的看向对面的红衣少女,寒声斥责道:“往日你嚣张跋扈些,我看在戚然的面子上便忍了。想不到你今日竟敢胡闹至此,在道宗动用邪术。今日,我便代师尊清理门户,将你缉拿!”

三息结丹。

骆瞻星并不相信世间有人能有这般天资,更何况这人还是他再了解不过的阮青奚。

一个漂亮蠢货而已。

若非要做戚然的血袋子,她能有资格进入道宗?

“那女子竟然动用的是邪术?”

“一定是这样,不然怎么可能会有人三息之间完成结丹。”

“骆瞻星要动真格了。”

“可……这真是邪术吗,恕我眼拙,未曾看到半点邪灵气息,那女子的风雷灵力霸道辛辣,绝对属于最正统的元素属性灵力。”

听到骆瞻星的话,青奚嘴角勾出一抹嘲讽。

纵使到了这个时候,骆瞻星还是不肯对她下杀手,并非骆瞻星对她有情,而是因为她是戚然的血袋子。

为了留住这个血袋子,也为了找回面子。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