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现代都市 >爽文女配她杀疯了 > 第34章 【民商】姨太太她杀疯了

第34章 【民商】姨太太她杀疯了(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黑色的西洋车从何家驶出来, 在宽阔的马路上缓慢的开着。

芦城的治安算是好的,暂时也没有受到战事波及,因此晚上九点多这个时间,路上还是有不少的行人。

道路两旁的路灯很亮。

这玩意儿是近些年才出现在芦城的, 哪怕晚上走夜路, 也是亮堂的。

但纵使这夜色再亮堂,坐在副驾驶位置的三姨太柳玫, 漂亮的脸上仍旧一片愁云惨淡。

她脑子一热, 跟着沈青奚疯了一把,现在冷静下来才开始后怕。

先用花瓶砸了何林, 又开车险些撞了何婉言。

以前怎么不知道沈青奚这么疯呢?

接下来只要被何家给抓回去,铁定会被打死的吧!

但开车的沈青奚倒是半点没有惊慌。

偶尔还能看到她闲适的探出头, 打量外面的景色,漂亮的眼睛里浮现出些许惊奇。

“刚刚出门走的急, 我只来得及拿了些银元和首饰。”

柳玫到底是沉不住气。

她勉强定了定心神, 从兜里将一些银元、首饰掏出来, 苦着脸说道:“不如咱俩分了这钱, 各自逃命去吧。早知今日有这桩事,应该将欣怡也带上的,不过她性子娇又吃不得苦,说不得也不愿意跟咱们一起跑。”

她口中的‘欣怡’, 便是何家的二姨太邹欣怡。

至于逃命,这天大地大的乱世, 两个无法谋生的漂亮女人又能逃去哪里呢?

更何况青奚还有任务在身,本就没有离开芦城的计划。

“为什么要逃命?”

开车的青奚闻言瞥了一眼柳玫, 笑道:“姐姐既然带你出来, 可不是让你过苦日子做难/民的, 咱得敲何家一笔,然后光明正大的在这芦城立足。”

都这个时候了,还嘴硬呢。

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拿什么去跟何家斗?

对于沈青奚这种话,柳玫是根本不信的。

索性这会儿逃了出来,她也没刚才那么慌了,啐道:“跟谁姐姐呢,我比你大。”

青奚一征。

她倒是没想到柳玫会在这些小事上面计较,失笑道:“那我叫你姐姐,走吧姐姐,我带你干点正经事儿去。”

正经事儿?

柳玫不知道沈青奚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直到车子开到了‘红玫瑰’的门外。

这红玫瑰的大名,柳玫自然是听过的。

芦城市中心最大的夜总会,富人的销金窟,纸醉金迷的浪/荡场所。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别的地方行人稀少,但这里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沈青奚!”

柳玫瞪眼了眼,羞怒道:“你该不会是想……我可不干!”

两个漂亮的女人,去红玫瑰能干什么正经事儿?

该不会是要进里面做歌女吧!

那跟待在何家受磋磨也好不到哪里去,更何况柳玫自己什么都不会。

“想什么呢,我们来这里找人。邵铮听说过吧,他最近在前面刚打完仗来芦城上任,手里急缺一批火喷子。”

青奚示意她下车,然后从兜里掏出一个信封来,解释道:“何家是芦城的富绅,邵铮给何林写了信,想让何家帮忙牵线买火喷子。何林那王八蛋最近从外地突然赶回来,就是为的这事儿。”

邵铮!

传闻这人可是个煞星,带着一帮大头兵四处打仗,绝对的狠角色。

他来芦城上任以后,满城的富绅豪门都赶着上去巴结,生怕被针对。

“可是,邵铮买火喷子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柳玫慌忙从车上下来,惊慌道:“我听说这玩意儿可是走/私进来的,谁沾惹上都是大麻烦,你可别乱来啊。”

正因为是大麻烦,所以才赚钱。

走/私这种事情,青奚肯定不会碰,她就是想做个中间的牵线人。

火喷子,来路就没有正经的。

芦城现在倒是有好几个有货的贩子,但他们可不敢贸然跟邵铮打交道,因为怕黑吃黑。

大头兵拿了货不给钱的事儿,可是时常发生的。

因此,纵然谁都知道火喷子赚钱,有人愿意出高价买,但仍旧不好卖。

就连作为买家的邵铮,同样担心火喷子的质量、来路等问题。

买卖双方互不信任,就需要有信誉度的中间人从中拉线。

何林扮演的就是这个角色。

但现在,青奚打算把这门生意抢了。

赚钱是次要。

借此搭上邵铮这条线,然后从何家脱离出去才是关键。

【宿主,邵铮现在正在红玫瑰里坐着。】

系统在脑海中提示道:【巧的是,二楼的包房里,有一个倒卖火喷子的贩子齐福海正在暗中观察他,想要跟邵铮做生意。但因为他和邵铮不熟,不敢贸然上去搭话。】

这就是灯下黑了。

买家和卖家明明都碰头了,但因为互不信任,迟迟无法交易。

青奚将身上穿着的黑色大衣、以及戴着的帽子丢进车里,冲着神情忐忑的柳玫粲然一笑:“别慌,我不会乱来的。”

红玫瑰的门口,霓虹灯闪耀,各种有钱人进进出出,热闹的紧。

一身红色旗袍的青奚模样美艳张扬,皮肤白腻身材火辣,笑起来的时候更是带着万种风情,美的晃眼。

来往的不管男人女人,都往她身上打量,眼睛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惊艳。

这样的女人,仿佛天生就该站在最亮眼的世界中心。

柳玫这么想着,颇有些不习惯的跟着青奚进了红玫瑰夜场。

里面各色灯光闪耀,舞池里一对对男女在尽情跳舞,台上还有几个衣着火辣的舞女在扭动着身体。

纵然里面热闹非凡,青奚和柳玫进去的瞬间,还是让整个场子都安静了片刻。

美女,向来是夜总会最稀缺的优质资源。

就见进来的美艳女人模样精致妍丽,身材凹凸有致,搭配着烫染的波浪卷发和烈焰红唇,简直就是行走的人间尤物。

只是因为她实在过于美艳耀眼,穿戴也过于矜贵。

所以很多眼睛亮起来的富家公子哥儿们都踌躇着,不敢贸然上前搭讪。

骤然被这么多人盯着打量,柳玫很不习惯,下意识就有些怵得慌。

“别担心,跟着我就好。”

青奚拉着她的手,也不管周围人炙热的目光,径直往最里面走去。

途中,一个穿着西洋装,模样有些俊俏的风流公子哥端着一杯酒,流里流气的来搭讪:“这位小姐,可否请你喝……”

青奚歪头冲他笑了笑,客客气气的说道:“滚。”

夜场就这规矩。

美女若是不懂得拒绝,后续麻烦肯定不断。

开场就碰了一鼻子灰,那公子哥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无奈让开了道路。

显然,这种级别的美女,他也没指望自己能勾搭到。

在全场人的注视中,就见青奚拉着柳玫径直往里走,脚步都没有停顿。

而最里面的沙发上,一个身穿戎装眉眼英俊的年轻男人,正安静的坐着喝酒。

哪怕是坐着,他那两条被戎装包裹住的逆天大长腿都格外令人侧目,应该是常年从军的原因,他的身板挺得很直,宽肩窄腰,端地是好姿态。

至于他那张脸,剑眉星目俊俏的很,只是一双薄唇抿着,看起来气质过于冷冽,让人不敢靠近。

当然,更令人不敢靠近的原因,还在于他身边站着的一排抱着火喷子的大头兵。

这人便是芦城新上任的长官,邵铮。

最近几晚上,他经常来红玫瑰喝酒。

这样一个有权、有钱还有颜的年轻男人,当然是很多女人眼中的香饽饽。

就拿今晚来说,最少有十个模样娇俏的女子过去找他搭讪,但无一例外,全部铩羽而归。

最新进来的青奚,无疑是全场最美的那个。

“你猜这一次邵帅会不会拒绝?”

“不好说,毕竟这个是真的漂亮啊。”

“这是哪家的小姐,芦城竟还有这等美人儿。”

“邵铮可真够扫兴的,带着一帮大头兵来喝酒,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来砸场子的。”

“得了吧,我看你是嫉妒人家抢了你的风头。”

“那能不嫉妒吗,漂亮女人一窝蜂都是冲着他去的。”

一群公子哥们将炙热的目光放在青奚身上。

同时心里暗自祈祷,邵铮这个铁疙瘩千万要拒绝了她,然后自己才有机会趁机上去和佳人搭讪。

然而,今晚上很多公子哥注定要心碎了。

就见青奚和柳玫走过去以后,立刻有两个兵拦住了她们的去路。

青奚不慌不忙说道:“我是何家的人,来给邵帅解决难题的。”

何家的人?

两个兵惊艳的看着眼前的青奚,下示意回头请示坐在沙发上的男人。

红玫瑰的内场就这么大,青奚的话邵铮显然是听到了。

他抬起头来,等看清楚青奚的模样以后,也是一阵征愣。

片刻的征愣过后,邵铮沉声说道:“让她过来吧。”

芦城何家,怎么说也是有头有脸的老牌富绅,理应给些面子。

更何况最近邵铮还有求于何家。

青奚笑了笑,带着神情紧张的柳玫走了过去,安然在沙发旁边坐下。

周围关注着这里的人们无不瞪大了眼。

这还是邵铮来红玫瑰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没有拒绝女人。

青奚坐下后,将手中的信封递给邵铮,轻声笑道:“虽然说红玫瑰里鱼龙混杂,但邵帅如果就这么坐着,想来也等不到卖家上门。”

红玫瑰里吵闹的很,因此她们这谈话内容,也不担心旁人听了去。

青奚说的不错,邵铮这样一个大忙人,天天来红玫瑰可不是为了单纯喝酒。

他是想试着等一等贩卖火喷子的人找上门来。

可惜,目前还没等到。

“何林倒是越活越倒回去了。”

邵铮认出来那是自己给何林写的信,英俊冷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不悦:“这种事情,竟然让一个女人来办。”

这封信,是之前邵铮写给何林的。

信的内容,无非就是想买火喷子,找何家帮忙牵个线。

算算时间,何林收到信以后,确实该赶回芦城了。

只是让邵铮没想到的是,何家竟然派一个女人来打发他。

“女人怎么了?”

青奚倒是半点不见慌张,迎着邵铮的打量,神情自如的笑道:“邵帅想要买的是火喷子,难不成女人替你买到的火喷子,上了战场崩不死人?”

一番话说完,听得邵铮身后的几个大头兵险些没忍住笑出声。

这何家的女人,不仅漂亮,胆子也大,敢这么调侃邵帅。

坐在青奚旁边的柳玫在心里都快要哭了。

她看见邵铮这个煞星,都觉得胆战心惊,结果沈青奚还敢这么和人家说话。

万一被这几个大头兵一枪崩了怎么办啊?

然而邵铮却没生气。

听到青奚的话,他开始认真打量眼前的这个美艳女人。

女人精致的脸,在夜总会晦涩闪烁的灯光辉映下,美的过于刺目耀眼。而和她眉眼相比,更令邵铮侧目的是,对方身上沉稳的气度和神采。

就比如青奚旁边的柳玫,瞧见邵铮以后畏畏缩缩,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然而青奚本人却半点没有畏怯,姿态闲适,落落大方。

至少,看起来像是能谈事儿的人。

邵铮沉默片刻,在柳玫难以置信的注视下,亲自给青奚倒了杯酒,语气也客气了不少:“说说看,我怎么才能用上你帮我买的火喷子。”

一身戎装的男人英俊冷冽,拿着西洋酒瓶的手指修长有劲,看起来竟有种绅士般的优雅。

虽说姿态仍旧端着,但到底是软和了不少,不似方才那么冷硬。

“三个月前,港口那边进来一艘货船,因为刚好赶上雷雨天,船翻了。那天雨大,查的松懈,有七八箱火喷子,混着被打捞上来的集装箱,偷偷过了关口。”

青奚没动那杯酒,只是笑道:“拿到这批货的贩子姓齐,叫做齐福海,土匪出身,但本事一般,性子也谨慎。现在正想着怎么着急把手里的货脱手了,拿到钱洗白上岸过安生日子。”

这些信息,在原书当中都是何林查到的。

他也确实从中牵线,促使了邵铮和齐福海的这场火喷子交易,还借此搭上了邵铮这条线。

但现在何林刚从外地回来,还没来得及跟齐福海认识。

青奚打的就是这个截胡的主意,借助何家的声望,自己做中间人给邵铮和齐福海拉线。

反正在邵铮眼里,青奚现在代表的就是何家。

他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美艳女人刚刚砸了何林,撞了徐婉言,从何家逃出来的。

听到青奚将卖家贩子的信息调查的如此透彻,邵铮这次是真惊讶了。

不愧是何家,这种老牌富绅家族,能量不可小觑。

邵铮眼睛里浮现出一抹喜色,问道:“东西质量如何?”

“D国产的,最新款,射程和弹头包你满意。虽然落了水,但那集装箱里面衬有防水膜,质量完全不受影响。”

青奚微笑道:“最关键的是,齐福海现在着急把货脱手,交易起来绝对痛快,钱到位就行。”

东西质量没问题,来路虽说不正,但只要拿到手,还管他正不正?

火喷子的来路就没有正的。

交易省心省力,出钱就能带走,那简直没有比这更省心的买卖了。

为此发愁了好多天的邵铮眉头松懈下来,就连冷着的一张俊脸都缓和不少。

他盯着青奚那张漂亮的脸蛋,又问道:“这人在哪,什么时候可以交易?”

这一次,青奚不说话了。

她拿起桌上那杯红酒,捏在手中晃了晃,赞道:“好酒。”

颜色纯正,气味醉人,确实是好酒。

灯光下的红酒本就诱人。

但青奚那张精致白皙的脸,竟比红酒都美三分,瞧着有一种迷离的美感。

“你放心,答应给你们何家的三千银元辛苦费,我说到做到,一定会给。”

瞧青奚这姿态,邵铮哪有不明白的,开口道:“当然,要见到货以后。”

何家不可能白辛苦一趟做中间的牵线人。

是要给钱的。

听到三千块大洋这个数目,柳玫倏然瞪圆了眼,满脸震惊。

但更让她惊恐的是,作为知道沈青奚底子的人,柳玫全完清楚,沈青奚就是从何家逃出来的,怎么可能认识什么卖火喷子的人。

救命啊!

沈青奚究竟在干嘛,简直胆大包天到了极点,连邵铮这个杀神都敢诓骗!

柳玫心里害怕的不行,但当着邵铮的面,又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盼着沈青奚能收敛点。

然而有时候就是怕什么来什么。

听到邵铮的报价,青奚笑着摇摇头:“太少,五千银元。”

一开口,就多要了两千,也是够狠。

邵铮蹙眉道:“之前我跟何林谈好了,三千。”

“你也说了,这是之前的价格。”

青奚脸上的笑意加深了些:“现在我找来的卖家,难道邵帅还不够满意吗?齐福海着急脱手那批货,人看着凶狠,但其实就是个山贼出身的怂货,邵帅到时候和他谈的时候随便压压价,这钱就赚回来了。”

灯光下,美艳的女人笑颜如花,像是一只精明的狐狸。

邵铮沉默片刻,终究是做出了让步:“四千,不能再多了,我的钱,也是兄弟们一刀一枪拼出来的。”

“邵帅大气,既然如此,成交。”

青奚将手中的红酒杯举起来,灿然笑道:“明天上午十点,何家大宅,我保证邵帅可以拿到自己想要的货。”

哐啷!

邵铮拿起桌上的红酒,深深的看了一眼青奚,这才举起杯来。

两人的玻璃杯碰在一起,男人的手宽大有力,女人手白皙修长,对比十分明显。

青奚收回杯子,在邵铮的注视下仰头一饮而尽,姿态说不出的优雅风流。

再接着,她站起来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邵帅的雅兴了,明天见。”

言罢,青奚拉着神情紧张的柳玫洒然走人。

邵铮盯着她离开的背影,看着那美艳女人凹凸有致的身材,将杯子里的酒尽数吞咽下。

这身段,这姿态,这容貌,这胆气,妥妥的人间尤物,一颦一笑都勾人心魄。

芦城,竟有这般让人惊艳的女人。

就是不知道,她与何林是什么关系。

身后那一排大头兵里,一个身材健硕,模样野性的副官凑过来嘿笑道:“怎么样大哥,看上了?看上了就追啊,咱兄弟拼死拼活为的啥,还不是……”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