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现代都市 >爽文女配她杀疯了 > 第32章 【古代】皇贵妃她杀疯了

第32章 【古代】皇贵妃她杀疯了(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听闻辛淑妃诞下皇子, 部分朝臣们可谓欢喜到了极点。

他们在太极殿没等到皇帝,又忙不迭结伴匆匆赶来了柔福宫。

皇后被杀,虞氏临朝听政, 虞梦章竟然还敢带兵杀入金銮殿。

这简直无法无天!

如今陈国有了皇嗣,皇上也醒了过来, 这个时候还不赶紧将虞氏兄妹处死, 更待何时!

这群朝臣们心中想的倒是好, 可刚进柔福宫, 便瞧见了虞青奚和虞梦章两个煞星。

更让他们恐慌的是, 虞氏竟然提议滴血认亲!

为什么要滴血认亲?

难不成……这刚生下来的小皇子, 竟不是皇家血脉?

想到这里, 一群朝臣们只觉得眼前发黑。

柔福宫里安静极了, 大臣们不敢贸然出声,只能在一旁跪着, 面色忐忑惊异。

唯有辛淑妃在小声啜泣, 心中更是格外惊恐。

“哇哇……”

这时候,在床上熟睡的小皇子醒了, 开始哭闹。

“孩子,我的孩子。”

辛淑妃只觉得精神一震。

她赶忙爬回床边将小皇子抱在怀里,楚楚可怜的看向皇上,哭道:“皇上, 虞氏这个贱人就是想污蔑天家清白,才会这般给臣妾、给皇上您难堪。虞梦章杀了皇后, 虞氏胆大包天擅自坐在皇位上临朝听政, 您若是再不处置他们兄妹二人, 这陈国的江山就要易主了啊!”

辛漾从未有今日这样, 这般怨愤虞青奚。

她生下了皇子, 马上就要成为太子的母亲,陈国的皇贵妃了!

幸福来得这么快,却又这么短暂。

还没等辛漾缓过神,虞氏带人杀了过来,揭开她最难以启齿的那段风流韵事。

一个不慎,她和她的儿子今日就要命丧黄泉!

这让辛漾如何甘心?

她恨不得现在立刻将虞青奚直接杀死!

“爱妃。”

迎着辛漾泪盈盈的目光,陈衍定了定心神,将她的手握住,沉默良久后勉强笑道:“朕相信你。”

当着如此多大臣,以及虞氏兄妹的面,皇上终究是怕了。

就算辛氏的孩子可能不是他的,也不能在这个时候滴血认亲。

一旦众目睽睽之下,发现孩子确实有问题,那天家颜面何存?

而且……金斐是御林军侍卫统领,皇帝在皇宫里的依靠。

陈衍就算怀疑这两人,也得是后面再悄悄清算。

辛氏有句话说得对,这个时候就该稳住局势,先处置了虞氏兄妹再说别的!

“虞梦章、虞青奚!你们兄妹二人杀害皇后,擅自临朝,真以为朕不敢动你们?如今朕刚刚喜得皇嗣,你们又企图来污蔑皇家血脉!当真该死!”

稍稍理清了些思路,陈衍从龙床上站起来,看着端坐着的虞青奚狞声道:“虞氏,朕本来还念着夫妻情分没有对你下杀手,如今看来,朕只恨自己当初过于心软。来人,将这虞氏兄妹二人拿下,直接诛杀!”

虽说朝堂上虞梦章权势滔天。

但在这深宫里,皇帝的御林军可不是摆设。

倒不如趁着今日这个时机,一不做二不休,先将这兄妹二人杀了!

看着愤怒的陈衍,辛漾脸色微喜。

等金斐带着御林军杀进来,直接拿下虞氏兄妹,今天她这危局还有法子破解。

然而皇帝话音落下后,柔福宫里安安静静,没有半点回应。

陈衍的脸色顿时僵硬住。

辛漾脸上浮现出一抹茫然。

青奚闲适的剃了剃指甲,看着他二人这般模样,嘴角勾起一抹嘲弄。

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抱有幻想呢?

真可怜。

“咳咳咳咳!这不可能!”

陈衍见状又开始剧烈的咳嗽,他顶着一张苍白病态的脸厉声道:“金斐!金斐呢,朕的命令你没听到吗?”

刚刚来柔福宫的时候,他带着金斐和宫里接近半数的御林军。

原本陈衍就打算,等看过辛淑妃和小皇子以后,就带着这些人去椒房宫将虞氏拿下,要挟虞梦章束手就擒。

可为什么自己的命令下达以后,半点作用都没有呢?

陈衍昨日吐血昏厥,今天身子本身就没有好利索。

现在先是疑似被辛淑妃戴了顶绿帽,皇子身世成谜不说,就连御林军都有可能出了事。

皇上越想越是心中惊怒,只觉得眼前发晕,连站都险些站不稳。

“皇上可是在找他?”

一片静默中,就见站在不远处的虞梦章笑了笑,然后伸出手掌轻轻拍了拍:“御林军侍卫统领金斐,私通后宫嫔妃,混淆皇家血脉,已经被微臣拿下了。”

言罢。

在皇帝、淑妃以及诸位大臣们震惊的注视下,但见金斐被五花大绑羁押了进来,丢在地上。

“大胆!”

“虞梦章,你要造反吗?”

“谁给你的胆子……”

一帮朝臣们怒极,站起来便开口怒喝。

青奚被吵的有些不耐,蹙眉道:“来人,打到他们闭嘴!”

此言一出,满室皆惊。

十几个带刀侍卫上前,在大臣们惊怒的注视下,直接对他们一阵拳脚伺候。

不消片刻,大臣们躺在柔福宫的地上,一个个满脸铁青却惊怒不敢言。

皇帝看着这乱糟糟的一幕,只觉得要被气疯了。

他伸出手来指着虞青奚,怒道:“虞氏,你竟……”

“我竟敢怎样?皇上不用客气,查明陈国皇嗣血脉,是我与兄长应当做的。”

青奚嘴角勾起一抹凉薄的弧度:“来人,端两碗清水来。”

这便是要强行滴血认亲了!

被绑着的金斐和淑妃脸上都浮现出浓重的惊恐。

皇帝也有些慌神。

他强忍住心头的不安,厉声道:“朕说了,朕相信淑妃!”

御前侍卫统领金斐被生擒,可想而知其余的御林军定然遭遇了不测。

这皇宫内院里,陈衍自以为经营的不错。

结果他带的御林军,竟然直接悄无声息的被虞梦章给击溃了。

这让陈衍如何不震怒惊慌?

“你相信?你相信是你的事情,今日,我就是想来看一场热闹的呢。”

眼看着太监端上来了两碗清水,以及银针等器具,青奚笑的格外肆意:“陈衍,你怕是还没看清楚现在的局势。这滴血认亲,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来人,把金斐、皇上和那孽障的血滴进去,让这帮蠢货朝臣看看,他们期待的太子究竟是谁的种!”

她话音落下,当即有几个带刀侍卫领命。

在陈衍惊恐的注视中,他被强行拉到那碗清水前,戳破了手指挤出一滴血滴进碗里。

至于金斐的血,则是被滴在另一个碗里。

“不!放开我的孩子,这可是陈国的皇子,你们竟然敢对他不敬!”

床榻上,淑妃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孩子,死都不愿意松开。

那带刀侍卫直接冷脸将辛漾踹开,然后抱着孩子,在陈衍和金斐瞪大眼的注视下,直接扎破了手指,各自滴一滴血,挤进方才的两碗清水中。

这一刻,整个柔福宫都安静下来。

辛漾刚刚生产完,身子本就没恢复好。

被那侍卫一脚踹到肚子,她的身上开始淌血,瞧起来触目惊心。

但辛漾半点也不介意自己的情况,她颤抖着从地上爬过去,然后从侍卫手中抢回自己的孩子,哭道:“皇上,皇上,您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们磋磨我们的孩子吗?”

然而,淑妃这话说完,并没有得到回应。

皇帝死死的盯着眼前那两碗水,突然间脸色涨红到了极点,然后猛然开始剧烈的咳嗽。

这一次,他磕的撕心裂肺,嘴角都渗出了血迹,一张脸看起来狰狞恐怖到了极点。

这孩子,竟然真不是他陈衍的!

何其荒谬!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带上一顶绿油油的帽子,普通人都遭不住,更别说一国之君!

“贱人!”

但见陈衍突然伸出手来,一巴掌抽到辛漾脸上,怒喝道:“朕待你不薄,一颗心全都扑在你心上,你竟然敢!你竟然敢!咳咳咳!”

啪!

辛漾被这一巴掌抽的头晕眼花,直接跌到在地上。

但她已经顾不上痛了。

将怀里的孩子紧紧地护住,辛漾颤抖着爬起来去看那两碗清水,然后脸色骤然苍白下来。

但见孩子和皇帝的那碗水,两滴血各自散开。

而孩子和金斐的那碗水,竟然融合在了一起!

“什么?小皇子的血和金斐的血融合了?”

“荒谬!荒谬啊!”

“什么小皇子,这就是个孽障!”

“苍天啊,你真的要眼睁睁看着陈国亡国嘛!”

“辛氏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混淆皇嗣!”

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朝臣们,此刻都踉跄着爬起来去看结果。

显然,大家纵然不愿相信虞氏的说辞,此刻也难免揪心。

但等看到那两碗水的状况,朝臣们一个个目露绝望。

本以为可以延续陈国皇室血脉的皇子,竟然是个冒牌货!

“不,不是这样的……皇上你听臣妾解释。”

辛漾看着那两碗水,只觉得心中恐惧到了极点,她一边摇头一边哭道:“我只是没想到,就那么一次,却怀上了,臣妾真不是有意要欺瞒您的啊皇上!”

然而,陈衍却不管辛漾说了什么。

他颤抖着站起来,在辛漾惊恐的目光中,从身旁的侍卫腰间抽/出了一把长刀。

“皇上!皇上您息怒,臣妾知道错了。”

辛漾抱着怀里的孩子往后退去,指着虞青奚说道:“都是虞氏这个贱人在挑拨离间,您千万别上了她的当啊!她早就知道我和金斐的事情,却这个时候才来揭发,绝对没安好心啊皇上!”

这是什么强盗逻辑?

“哟,合着淑妃你和金斐苟合,给皇上戴绿帽子,还能怪罪在本宫头上?”

青奚欣赏着陈衍脸上的愤怒,与辛漾的惊恐,故意刺激他们:“至于本宫为什么不早点揭发你,当然是因为本宫不安好心,想等着你把这孽种生下来,看一场好戏呀。”

“你!虞青奚,你这个贱人!”

辛漾闻言气的脸色扭曲,她转过身来,死死地盯着虞青奚狞声道:“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然而这句诅咒,终究是没咒到青奚头上。

皇帝手里拿着刀,又被青奚的话刺激的不轻。

但见这满宫的奴才、大臣都在看自己笑话,陈衍已经气到神志不清了。

堂堂皇帝,他竟然被一个女人玩弄了,还当众丢尽了颜面,这让他如何甘心?

“咳咳咳!贱人,朕杀了你!”

陈衍扬起手里的刀,在众人惊骇的注视下,红着眼睛狠狠的朝着辛漾砍了下去。

辛漾正回头怒骂青奚,察觉到身后劈来的刀,慌忙躲闪。

“哇哇哇……”

然而这个时候,她怀里的孩子受到惊吓,突然开始啼哭。

不!

我的孩子!

她惊恐的瞪大眼,一张脸的表情目眦欲裂,竭尽全力想要将孩子护住。

然而,晚了。

下一秒,陈衍的刀落了下来。

看着脸色惊恐的辛漾,再看看被她护在怀里的孽种,陈衍只觉得怒火中烧。

他将手中的刀临场一转。

那原本劈向辛漾的刀,就这么挑着包裹孩子的被褥,将婴儿直接挑飞了出去。

再接着,孩子的哭声停了。

被捆绑着的金斐倏然瞪大眼睛,拼命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无能为力。

整个柔福宫安静的可怕。

朝臣们目露惊悚的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头皮发麻。

唯有皇帝呼哧呼哧如风箱一般的喘息声,在殿内回响。

辛漾脸色扭曲,直接崩溃了。

她尖叫着抱起那落在地上的被褥,崩溃大哭。

孩子啊!

她才刚刚出生的孩子!

就这么当着她的面,死了。

还有什么比这更惨烈心痛的事情吗?

事实证明,有。

这个时候的陈衍,已经彻底疯了。

皇位岌岌可危,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戴了绿帽,从名声到威仪全部一落千丈。

他现在心中只有报复。

“怎么,这就心疼了?一个孽种而已,也值得你心疼。”

陈衍看着泪痕的辛漾,神情怪异的笑了笑,然后在淑妃惊恐的注视中,他提着刀,一步一步走向了被捆绑起来的金斐。

“这就是背叛朕的下场,辛漾,你让朕如此痛苦,朕也不会让你好过。”

陈衍看着辛漾惊恐的表情,只觉得扎眼极了,他扬起手中的刀,狞着脸直接戳进了金斐的心脏,然后刀身狠狠往外一翻。

金斐连呼喊声都没来得及喊出,就这么血流如注,直接毙命。

“不!”

先是看着孩子身死,在看着心上人被杀,辛漾哭的肝肠寸断,眼眶里都渗出了血。

她抱着那被褥,一点点爬到了金斐的尸体身前,一张脸扭曲的看着陈衍,满脸都是厌恶:“陈衍,你觉得是我背叛你?不,我从来都没喜欢过你,我和金斐哥哥青梅竹马,却只因你是皇帝,我便要进宫选秀!每天看着你进出各个女人的宫殿,还要装出一副爱你的虚伪模样,我真的受够了,也恶心够了!你杀了金斐哥哥,还杀了我们的孩子,陈衍,纵然是我辛漾死了,下了十八层地狱也不会放过你!”

言罢。

在陈衍震惊的注视中,辛漾朝他冲过去,直接撞上了那柄锋利的长刀。

噗嗤。

眼看着辛漾被长刀穿透,陈衍懵了一瞬间,下意识惊慌道:“爱妃……”

纵然这个女人给她戴了绿帽,还怀了别人的孽种,他恨极了她,可哪里是说不爱就不爱的啊!

然而,对于陈衍的关切,辛漾脸上浮现出一抹浓重的厌恶与怨愤。

她张了张嘴,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陈衍那张脸吐了一口混合着唾沫的血水。

“呸!”

那一大口血水,直接喷到了陈衍脸上,让他看起来狼狈又狰狞。

而辛漾,则是就此死去。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