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现代都市 >爽文女配她杀疯了 > 第29章 【古代】皇贵妃她杀疯了

第29章 【古代】皇贵妃她杀疯了(2 / 2)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于是,二人匆忙前往西厢房。

而凉台上的杜夫人又坐了会儿后,她的贴身丫鬟说道:“夫人可是累了?不如去旁边的西厢房休息片刻。”

杜夫人有些心动,但满场宾客皆在,顿时又迟疑了。

顾青奚瞥了那丫鬟一眼,徐贵妃这手伸的可真够长的,竟然连尚书夫人的贴身丫鬟都收买了。

“这么说着,我也有些累了。”

见杜夫人眼角带着疲态,青奚主动笑道:“不如这样,大家有谁累的,咱们一起去小憩片刻。”

立刻便有好几个夫人小姐附和。

杜夫人便笑道:“如此,那就一起吧。”

当下便有七八个夫人小姐,以及一众丫鬟,说笑着朝西厢房赶去。

包括表哥娶芍药,她心里也是生气的。

但此刻被心上人握着手,想着方才受到的白眼和讽刺,温芳菲一个没忍住,眼圈便红了。

“表哥。”

温芳菲钻进林靖康怀里,略有些贪婪的感受着他身上的温度和气味,泪声道:“我没脸见人了。”

林靖康被她这突然的投怀送抱弄得有些受宠若惊。

毕竟,两人这段时间经常吵架,已经好久没有这样温存过了。

又因为温芳菲在徐贵妃手底下做事,一身医术也很惊人,平时行事难免恃才傲物,鲜少有这种柔弱的小女儿姿态。

“怎么了这是。”

他反手揽住心上人的细腰,柔声安慰道:“有什么委屈,尽管跟表哥说。”

可温芳菲哪里敢说自己陷害顾青奚不成,最后却反被坑一把的事情?

她红着脸支支吾吾说不上来,只是哭道:“倘若我和顾青奚同时被人怀疑做了不好的事,你站哪边儿?”

林靖康闻言便笑了:“那我自然是站你的。”

嘤咛。

这话说完以后,他突然听到女子压抑的、魅惑的喘/息声。

林靖康本就喝了些酒,这会儿正是敏感的时候,哑声说道:“芳菲……莫要这样。”

他怕自己把持不住。

温芳菲却一脸茫然:“莫要哪样?”

然而很快,她便懂了。

这西厢房里,有一陌生女子在喘/息!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惊。

“谁在里面?”

林靖康牵着温芳菲的手,沉着脸走进里屋,发现厢房的床铺上,有人在被子里不停蠕/动。

用眼神示意温芳菲稍安勿躁,林靖康走上前去,一把掀开了被子。

床上躺着的,是一个只穿着亵/衣,满面通红、目光迷离的女子。

瞧见林靖康,那女子猛然坐起来,将他翻身压倒在床上,然后竟急吼吼的开始脱他的衣服。

这女子明显状态不对,力气还诡异般大的出奇。

事发突然,又过于荒谬,林靖康一个不慎,竟真的被暂时压制住。

“表哥。”

温芳菲看的目瞪口呆,片刻后又羞又怒,只能咬牙上前去帮忙。

这光天化日的,如果不赶紧把表哥拉走,待会儿可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然而,晚了。

就在温芳菲上去帮忙的同时,一阵脚步声、说话声由远及近传来。

再接着,嘎吱一声,西厢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这人啊,年纪大了真是越发不中用,走这几步路,竟然乏的不行。”

被丫鬟搀扶着进门的杜夫人叹了口气:“今日我本是主家,却没能好生招待你们,还让大家受了惊。”

青奚跟着杜夫人进来,笑道:“杜夫人这是哪里话,我这人最是心大,哪儿那么容易就惊着呢。”

在两人身后,林婉之讽刺道:“以侯夫人这厚脸皮的程度,也确实没什么事情能惊着你的。”

她俩斗嘴,同样跟着来西厢房的七八位小姐太太们闻言都在窃笑。

方才在凉亭,杜夫人要休息,青奚提议大家一起去厢房歇歇脚,于是众人便一起来了。

听着林婉之的话,顾青奚扯了扯嘴角,眼睛在西厢房里漫不经心的打量。

这‘惊人’的事情啊,马上就要上演了呢。

竟然是顾青奚和杜夫人她们,这群人不是在凉亭赏花吗?

里屋的床上,好不容易将那陌生女子推开的林靖康瞳孔骤然一缩,温芳菲同样脸色微白,整个人都僵硬住。

好在,外面的人都在嬉闹,一时间没人发现她们。

林靖康眼神急转,准备先让温芳菲找个地方藏一藏,然而下一秒——

嘤咛。

就听床上的女子突然又开始喘息起来。

这声音又尖又媚,厅堂里正在和顾青奚说话的杜夫人眉头一皱,说道:“谁在里面?”

“里面有人?”

林婉之性格最跳,闻言一愣,率先朝着里屋走进去,边走边说道:“应该不会……啊啊啊啊!”

她尖锐的叫声骤然从里屋传来。

青奚扯了扯唇角,拉着杜夫人,以及一帮小姐夫人们慌忙往里屋去一探究竟。

于是,床上那穿着亵/衣,正在不停扭动的女子,和满头大汗、衣冠不整的林靖康、温芳菲二人,便这样和一群人猝不及防的撞上视线。

那一刻,整个西厢房的空气都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光天化日,吏部尚书府,一男两女,还是承恩侯!

这么多元素组合起来,炸的一帮小姐夫人们人仰马翻,个个目瞪口呆。

更别说,这里还有个承恩侯的正妻顾青奚!

简直是第一视角捉奸现场。

而作为捉奸的主角,青奚饶有兴趣的看着床上那两位恐慌的渣男贱女,心里舒坦极了。

啧,多狗血刺激的戏码啊。

偏偏床上的陌生女子这时候又跳起来,将林靖康抱在了怀里,猴急一般的蹭来蹭去。

“……”

片刻后。

“啊啊啊啊!”

“光天化日,成何体统,成何体统啊!”

“想不到仪表堂堂的承恩侯竟然会做出这等匪夷所思之事!”

“等等,这不是承恩侯的表妹温芳菲吗?”

“刚刚在前面害了杜夫人,转眼又勾搭自己表哥,怎会有这般下贱狐媚子!”

“未出阁的小姐,竟这般不知廉耻,作贱自己?”

“岂止是作贱自己啊,你没看到顾青奚那张臭脸吗,她这次不也一样丢人到家了。”

夫人小姐们震惊的同时,声音中又隐隐带着点看好戏的兴奋。

杜夫人年纪大了,刚刚犯过病,这会儿又瞧见这么刺激的一幕,是真的遭不住,不停给自己顺气。

而被众人指指点点的温芳菲眼泪大颗大颗的掉落,拉着林靖康的手使劲摇晃:“表哥,表哥你快和她们解释啊!”

事关女儿家的名节,这传出去以后,她温芳菲的脸面往哪里搁?

在众人的注视下,林靖康一把推开那床上的女子站起来。

他拍了拍温芳菲的肩膀,然后向前走两步,青着脸沉声说道:“这女子是自己……”

话说到这里,其实林靖康自己都有些不知道怎么继续解释。

难道要说,这女子自己脱光了爬上床的?

那又怎么解释他和温芳菲会同时出现在这里呢,横竖都解释不清,而且很有可能越描越黑。

饶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承恩侯,此刻也彻底懵了。

迎着众人鄙夷、震惊的目光,林靖康深吸一口气,勉强扯出一个笑脸,看向自始至终都没说话的顾青奚:“这是个误会。”

今日这事儿,说白了和旁人无关,只要顾青奚这个侯夫人肯松口,那就还有的挽救。

那顾青奚肯松口吗?

当然……不会呢。

在众人或幸灾乐祸、或怜悯嘲讽的注视下,青奚沉着脸,一步一步走到林靖康身前站定。

“青奚。”

林靖康/生/平头一次叫了她的闺名,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平和下来:“我们先……”

啪!

然而,没等林靖康把话说完,就见青奚骤然出手甩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

这耳光打的又脆又响,惊得一帮夫人小姐们集体瞪大了眼。

“你!”

林靖康被打的脸颊一阵火辣辣疼痛,他愤怒的看向顾青奚,然而对上那双隐隐发红的漂亮眸子,顿时征愣住。

“林靖康,芍药我给你抬进门了,你心系温芳菲,想要娶她我也不拦着你。可你呢,你是怎么报答我的?”

青奚深吸一口气,一双湿润发红的眸子盯着林靖康,声音中带着痛苦与怒意:“我父亲不日便要回京,你让我丢尽了脸面还不够,还要整个顾家蒙羞,被你踩在脚底下作贱吗?”

说这番话的时候,纵然她强撑着,但那双漂亮到极点的眸子里却满是失望与泪痕。

这双眼睛,瞧的林靖康心脏一阵抽搐发紧。

不得不承认,这一刻他是歉疚的。

终究是他亏欠了她,哪怕是个误会。

看着林靖康脸上的自责,青奚隐晦的勾了勾唇角。

片刻后,她厉声道:“还不赶紧带着她走,准备在这里丢人现眼到什么时候?”

这便是要网开一面,替他善后的意思了。

林靖康表情骤然一松,赶忙搀扶起温芳菲,在众人鄙夷的目光中离开。

经过林婉之的时候,一向与温芳菲交好的她竟然啐了一口,厌恶道:“想不到我竟看走了眼,你真令人恶心。”

温芳菲脸色涨的通红,无力般的解释道:“不,婉之你听我解释……”

可这个时候,解释还有什么用呢?

林靖康强行拉着她,两人一起出了西厢房,匆匆坐上马车离开。

只是他俩没看到的是,在西厢房墙角处,太子殿下梁珏和他的小太监正悄悄看着这一幕。

瞧见林靖康和温芳菲狼狈离开的背影,小太监松了口气,后怕道:“还好有承恩侯夫人提醒,殿下你没去西厢房,躲过一劫。”

可说来也怪,承恩侯夫人提醒了太子,怎么最后中招的,反而成了承恩侯本人呢?

小太监有点懵。

太子则是沉着一张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西厢房里。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