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现代都市 >爽文女配她杀疯了 > 第27章 【古代】皇贵妃她杀疯了

第27章 【古代】皇贵妃她杀疯了(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在全场所有人惊骇的注视下, 虞梦章将那碗绝育汤尽数灌进了皇后嘴里。

皇后挣扎着退后,双手拼命推开已经空了的瓷碗。

啪!

瓷碗跌落在地上,应声而碎。

皇后惊恐的喊道:“来人, 来人啊, 快来给本宫催吐。”

方才还坐在皇上身边, 威仪又端庄的一国之后, 现在脸色苍白,瞧起来狼狈到了极点。

呼喊的同时,她红着眼睛颤抖着将手放进嘴里,一边扣一边干呕。

她呕的眼泪都出来了,可是却半点药都吐不出来。

皇后狰狞着一张脸看向虞梦章,痛声哭道:“虞梦章你这个疯子, 快让人来给本宫催吐, 本宫是一国之后,怎么可以绝育!”

“皇后又如何,若你是妖妃, 怀了魔种,整个陈国都会因你而生灵涂炭。”

虞梦章欣赏着皇后的惨状, 苍白俊美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狰狞的戾气:“为了陛下的江山社稷着想,你且受些苦,天下人自当会感谢你的。”

这番说辞, 简直荒唐霸道到了极点。

皇后气的脸色一阵扭曲。

纵然是作为旁观者的在场妃嫔们,都看的心惊胆战。

辛漾躺在陈衍怀里,看着表情惨痛的皇后,脸上浮现出一抹快意的笑。

她一直怀疑自己小产的那个孩子与皇后有关, 但苦于没有证据, 只能作罢。

如今亲眼看着这个恶毒的女人饮下绝育汤, 辛漾怎么能不痛快?

可辛漾越是痛快,越是有人要给她找不痛快。

“皇后,你也莫要觉得委屈,或者怪罪我兄长。毕竟这妖妃祸国的卜令,是淑妃的父亲卜出来的。淑妃自个儿惹出来的祸端,最后却全身而退,留你遭受这磋磨,你也不想想是为什么。”

一片死寂的沉默中,看了整场好戏的青奚将手中的杯子放下,冲着狼狈不堪的皇后粲然一笑:“这后宫当中,你我虽说位份尊贵,但到底是比不过淑妃在皇上心中的地位。皇上宁可看着一国之后绝育,都要护着淑妃呢。”

此话一出,诸位嫔妃们的眼神都非常微妙。

以前大家总以为,皇上最宠爱的是椒房宫的虞氏,不管什么好东西都往她那里送,让人眼红。

如今看来……全然不是这么回事儿啊。

原来隐藏最深的那个,竟然是辛淑妃。

皇上眼睁睁看着皇后喝下绝育汤,没有半点阻拦,全程只将淑妃紧紧抱在怀里。

这个狐媚子平时惯会装低调,没想到才是最会勾引皇上的那个。

当真可恶!

“皇贵妃这话,听得臣妾十分惶恐。”

瞧着诸多妃嫔们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带着敌意,辛漾心中恨不得撕了虞氏。

但因为有虞梦章在旁边虎视眈眈,她还是慌忙从皇帝怀里起身,勉强笑道:“臣妾下个月要在摘星楼上为陈国祈雨,届时降下甘露以后,自然可以自证清白。”

“是吗?”

青奚挑了挑眉:“若是届时甘露未降,淑妃便自认是妖妃吗?”

辛漾脸色一僵。

“虞梦章、虞氏,你们究竟有没有把朕放在眼里!”

方才眼睁睁看着皇后被喂了绝育汤,现在淑妃又成了活靶子,陈衍气的将手中的杯子砸到地上,冷声道:“妖妃究竟是谁,现在还未有定论,你们就敢欺辱朕的皇后!若是妖妃另有其人,你们又当如何?”

妖妃不除、大旱不止。

这句卜令是当时陈衍命辛博来卜出来的。

只是没想到如今却被虞氏兄妹反将一军,还连累了淑妃和皇后。

“怎么会另有其人呢?按照淑妃和皇后做的事情来看,妖妃必定是她两人其中之一。”

青奚从位置上站起来,那张魅惑妖冶的脸上带着凉薄的笑意:“今日皇后已经喝了绝育汤,暂且先按下不表。一个月后摘星楼上,若是淑妃求不来雨,那这妖妃定然就是她无疑。届时本宫与兄长,自当为皇上分忧,铲除妖妃。”

“你!”

看着满脸森冷的虞氏,陈衍怒不可遏的同时,也有些后悔。

虞氏竟然半点情分也不讲了,那岂不是以后无法再借此要挟虞梦章做出让步?

早知如此,当时就不应该将虞青奚禁足在椒房宫……

“如此良辰美景,一场好端端的家宴,倒是让微臣煞了风景,影响陛下与诸位娘娘们的心情,实在不应该。”

既然好戏已经唱完,虞梦章冲着皇上拱了拱手:“但想来今日皇上看着我们兄妹二人,也没有用膳的心情,我们便不在这里讨人嫌了。”

言罢,在一群人的注视下,虞梦章与虞青奚二人笑着离席走人。

他们走后,很多屏住呼吸的嫔妃们长舒一口气,一个个面色苍白眼含惊惧。

虞相……实在是太吓人了。

皇后一直在哭。

辛漾担心一个月后求雨的事情,同样神情恍惚,心中惴惴。

“哭哭哭,哭什么!你残害皇嗣的时候,可有想过今天?”

陈衍本就怒极,冲着皇后不耐烦的吼道:“滚回你的凤仪宫哭去!”

一个男人爱不爱你,是截然两种态度,陈衍对着辛漾的温柔体贴,半点都没给皇后。

皇后的哭声骤然一停。

当着满宫嫔妃的面被皇帝这样骂,她只觉得丢人极了,也伤心极了。

怨愤的看了一眼辛淑妃,皇后在宫女的搀扶下狼狈离开。

今日本以为自己是来看戏,坐观虞氏和辛氏相争的皇后,彻底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乐极生悲,引火上身。

这场以‘打压虞梦章’为由头的家宴,最后也没办起来。

皇后被逼着喝了绝育汤,皇上则是在一众嫔妃们嫉妒的注视中,和淑妃一起回了柔福宫。

家宴过后,宫中流言四起。

“原来皇上竟然一心都系在淑妃身上,虞氏只是个挡箭牌。”

“现在想想,辛漾确实独得恩宠呢。”

“我看虞氏说的也没错,辛淑妃确实有可能就是妖妃,你看皇上被她蛊惑的,连皇后都不顾了。”

“辛博来卜的妖妃挂,最后如果应验到自己女儿头上,那才是有趣呢。”

“淑妃真当自己是什么东西了,口口声声为陈国求雨,这父女俩一个比一个神神叨叨,更气人的是皇上竟然还信了。”

后宫本身就是争宠的地方。

这场家宴,让嫔妃们看清了谁才是狐媚住皇上的那个,一时间原本盯着椒房宫的无数双眼睛,都瞄准了柔福宫,明里暗里开始针对淑妃。

虞氏有兄长撑腰,平时哪怕遭人恨,也没受什么委屈。

辛漾就不一样了,父亲是个五品官,又没什么背景,被这么多妃嫔盯上,在后宫的日子过得举步维艰。

好在有皇上照拂,纵然受些其余嫔妃们的冷眼,也无所谓。

如果一个月后能成功求来甘露,为陈国解除大旱,那就一定能够借此翻身!

到时候民心所向,任虞氏兄妹再猖狂,也要完蛋!

“父亲,你确定四月初八这日,一定会下雨?”

柔福宫里,辛漾看着眼前身穿五品官制服的中年男人,目光忧虑:“若是届时无雨,女儿可怎么交代啊。”

这位身穿五品官制服的男子,自然是钦天监事务大臣辛博来。

钦天监的职责所在,辛博来懂一些天象。

“你且放心,我和钦天监的同事们勘测记录天象良久,四月初八这日,一定会下雨。”

辛博来肯定道:“届时,女儿你只需要在摘星楼上静坐,做出求雨祈福的姿态便好。”

这世间,哪有什么送雨神女。

辛漾敢提出一个月后在摘星楼前祈雨,自然有所依仗。

辛博来在钦天监干了几十年,还有一群经验丰富的老同事,他们对天象的观测了熟于心,早就推测出四月初八这日,陈国会降下甘霖。

借着天象,辛漾获得一个‘送雨神女’的称号,受万人敬仰。

如此一来淑妃娘娘晋封皇贵妃,再坐上太后的宝座,这条通天之路便搭建成了。

“有父亲这句话,我便放心多了。现在虞氏兄妹企图把妖妃的名头扣在我身上,却不知虞氏才是皇上心目中的妖妃。”

辛漾咬着银牙,恨声道:“既然如此,我便去找皇上,将这场祈雨祭祀礼办的空前盛大,让京城的百姓们都来城门下围观。届时只要甘霖降下,有百姓们簇拥,虞氏兄妹就算再猖狂,也挡不住民心所向。至少……”

说到这里,辛漾的眼睛里浮现出一抹狠戾。

回想着自己被虞氏打的耳光与鞭子,她狞声道:“至少也要趁机将虞氏逼死!”

在原本的剧情里,辛漾就是这么做的。

逼死虞氏后,她在摘星楼上一阵装模作样静坐,最后天降甘霖。

人们敬畏为陈国求来雨露的淑妃,痛斥虞氏这个妖妃死得好。

因为辛博来笃定四月初八会下雨,辛漾心中有了底气,去太极殿找到了陈衍。

“陛下,臣妾觉得这场祭祀礼,可以风光大办,邀请百姓们来围观。”

辛漾福了福身子,一副忧国为民的姿态:“届时,臣妾和百姓们一起求雨,定当可以感动上苍,为陈国求来甘露。”

看着心上人如此体贴,陈衍心中感动。

但他还是忧虑道:“爱妃可要再考虑考虑,若是届时甘霖未降,爱妃岂不是要成为众矢之的?”

更何况还有虞氏兄妹在一旁虎视眈眈。

“有皇上在,臣妾就不怕。”

辛漾柔柔的看了一眼皇上,眼睛里浮现出一抹爱慕来:“臣妾知道,皇上迫于虞梦章的压力,一直无法施展手脚。若到时候臣妾能求来甘霖,又有千千万万的百姓在场做见证,到时候纵然虞梦章权势滔天,也挡不住民心所向,皇上定然能得民心,除佞臣。”

得民心,除佞臣!

一句话说的陈衍心驰神往,他压下心中的激动,问道:“爱妃当真能为朕与陈国求来甘霖?”

辛博来是钦天监的人,懂得一些天象。

如果不是他笃定会下雨,想来辛漾也不会这般肯定。

这么一思索,陈衍觉得这事儿还真有很大可能!

淑妃当即跪下叩首:“臣妾定当尽心竭力,为皇上分忧。”

陈衍大喜:“好,那朕就依了爱妃,大肆操办这场求雨祭祀礼!”

得到皇帝的肯定,辛漾欢喜的从太极殿里走出来。

刚好御林军侍卫统领金斐来御前述职,两人碰面,俱是一征。

金斐模样英俊,周身气度英武不凡,此刻怔怔的看着身前的辛淑妃,良久后才涩声行礼:“微臣参见淑妃娘娘。”

“不必多礼。”

辛漾压下心中的思念,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平缓些:“皇上在里面呢,你且进去吧。”

每一本玛丽苏宫斗大女主文里,都有绿皇帝的情节。

而御前侍卫统领金斐,便是辛漾的男二,为皇帝戴帽子那位。

某个晚上,珍珠和太监徐泽再次偷了虞氏的熏香,在值班房里偷偷对食。

那一晚,雨下的很大。

没有人知道就在这个雨夜,值班房的隔壁,淑妃和金斐在此苟/合了。

前些天在椒房宫,虞氏突然提起珍珠和徐泽一事,辛漾吓得手足冰凉。

她之所以痛快的给徐泽喂下砒/霜,就是怕自己和金斐的奸情暴露。

从太极殿离开以后,辛漾摸着自己的肚子,心脏砰砰跳动。

她这个月的月信尚且还没有来。

算算时间……这个孩子有可能是金斐的。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