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现代都市 >爽文女配她杀疯了 > 第26章 【古代】皇贵妃她杀疯了

第26章 【古代】皇贵妃她杀疯了(2 / 2)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皇后心里跟明镜似的,轻蔑的嘲笑道:“听说虞氏一大早出宫回了娘家,那本宫这就去太极殿走一趟,安排一场后宫家宴,邀请虞相出席。”

皇上给椒房宫恩宠,无非就是要让虞氏去逼迫虞梦章做出让步。

既然如此,那就办一场宴会,让虞氏兄妹共同出席,届时在宴席上,有虞氏帮忙,皇上定能压制住虞梦章,趁机夺权。

听说前些日子,虞氏还抽了辛淑妃两鞭子,这两人斗法,皇后也乐得在一旁幸灾乐祸看热闹。

不仅看热闹,皇后还要在皇上面前表现一番,坐收渔翁之利。

等皇后赶到太极殿,说出自己想办家宴的想法,皇上果然很高兴。

“皇后果真乃是朕的贤后,懂得为朕分忧。”

陈衍夸赞道:“既然如此,这家宴便定在三天后吧,届时让后宫嫔位以上的,全部出席。至于妃嫔们的娘家人,只请虞相就够了。”

这是妥妥的在给虞青奚拉仇恨值呢。

皇后心中有数,只是笑道:“为皇上分忧,是臣妾的分内之事。”

当大量的赏赐送往椒房宫的时候,青奚人已经在相府了。

虞梦章今日气色瞧着好了些。

他只穿着一件单衣,正站在廊下逗弄笼中的两只金丝雀,姿态悠闲惬意:“陈衍还是这般没用,每次只要我压他一头,他便用你来压我。”

但偏偏每次女配提出这等无理要求,虞梦章最后都会做出让步。

“今日不同往昔,也是时候让他清醒清醒了。”

青奚坐在太师椅里,沉默片刻后说道:“我小产那事儿,应该是陈衍和皇后做的,但我手里没有证据。”

帝后联手,坑害一个嫔妃小产,这等事情自然可以做的半点不露蛛丝马迹。

站在鸟笼前的虞梦章停止了逗弄金丝雀的手。

片刻后,他开始剧烈的咳嗽,嘴角咳出了一些猩红的血水。

但虞梦章并没有半分在意,他伸出苍白的手,用拇指将唇边的血迹擦拭掉,笑的狰狞又疯狂:“他们该死。”

“确实该死,但还不是时候,我们想要夺权,需要慢慢筹谋。”

青奚眼睛里浮现出一抹冷意:“我刚刚听说,皇后准备了一场家宴,邀请你我出席,陈衍以为我今日回来是同你吵架的,届时必定会提出条件让兄长你做出让步。既然如此,我们不妨当着这满宫嫔妃的面,让大家看一场好戏。”

“好戏?”

虞梦章转过身来,看着运筹帷幄的妹妹,周身的戾气顿时化作宠溺,咧开嘴笑道:“你喜欢看戏,我自然是要陪你演的。”

他的唇角还带着未擦干净的血迹,配上那张苍白俊美到极点的脸,看起来有些诡异的狰狞。

听见虞相的笑声,周围的丫鬟小厮们惊恐的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两年前淑妃曾经小产过一次,是皇后暗中让一个叫做画屏的宫女做的。那件事过后,皇后偷偷将画屏送出宫,此事只要稍微查一查,想来很容易找到蛛丝马迹。”

青奚站起来,将挂在架子上的黑色大氅披到虞梦章肩膀上,蹙眉道:“廊下风大,你多穿些,不养好身子,哪里有力气去演戏。”

虞梦章就这么安静站着,任由她说教。

等那大氅披好了,虞梦章一张苍白俊美的脸被狐裘领子围起来,瞧着竟有些乖顺。

过了会儿,他眯起眼睛笑道:“好,听你的。”

-

三日后,帝后一起出席了这场皇家宴会。

凡是嫔位以上的宫妃,也有资格出席,只不过说是家宴,有资格请娘家人来参加的,唯有皇贵妃虞青奚一人。

一时间,不知到惹得多少后宫嫔妃眼红。

青奚和虞梦章是最后到的。

她们兄妹俩,一个穿着灿金色的凤袍,一个穿着黑金莽服,两人的颜色都是顶好,一起走来的时候,一个妖冶倾城,一个俊美无双,当真耀眼到了极点。

皇帝和皇后都到了好一会儿了,她俩才缓缓出场,架子大的可以。

但除了陈衍脸色不太好看之外,其余人都不敢有异议。

淑妃坐在皇帝右下方,颇有些怨愤的瞥了一眼虞氏,但到底是忌惮虞梦章,不敢多看。

青奚笑着落座,对全场嫔妃们嫉妒的目光熟视无睹。

不着急,今日过后,这些嫉妒的软刀子,就会全部扎到辛漾身上去。

“微臣参见皇上。”

虞梦章朝着帝后做拱手礼,随后歉意道:“前些日子,微臣冤枉淑妃是妖妃,今日特来向皇上和淑妃请罪。”

此言一出,整个宴会都安静下来。

陈衍心知这是虞氏对兄长施加了压力,才让虞梦章低头,因此故意板着一张脸拿捏道:“淑妃本身就不是妖妃,想不到虞相竟然如此糊涂,不过既已意识到错误,那便落座吧。”

看着比往日乖顺许多的虞梦章,皇帝心中得意。

任你权势滔天又如何,还不是被朕捏住了死穴,等待会儿宴会结束,朕定要借此杀一杀你的锐气。

然而今天注定要让皇帝失望了。

就见虞梦章没有坐下,而是淡漠着一张脸,说出了让全场人震惊的话:“微臣认为,妖妃可能并非是辛淑妃,而是皇后。”

“荒谬!”

骤然引火上身,皇后微微一征愣,当即冷脸斥责。

陈衍的脸色也很难看。

“是不是荒谬,皇后莫要着急,且等微臣呈上人证。”

虞梦章一双阴翳的眸子在皇后脸上扫过,片刻后伸出手来轻轻拍了拍:“还不赶紧将人带上来。”

很快,一个模样清隽、满脸惊恐的宫女被押解上来。

瞧见此人,皇后脸色大变。

陈衍还没意识到出了什么问题,冷着脸斥责道:“虞相,你可知自己在做什么,当众污蔑一国之后,此乃重罪!”

“是你自己招,还是……”

虞梦章没有理会盛怒的皇上,垂下眼睑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宫女,漠然道:“还是我先断了你一只胳膊,你再招。”

那宫女闻言脸色大变,忙不迭跪地求饶,哭泣道:“皇上饶命,虞相饶命,奴婢名叫做画屏。两年前,皇后命奴婢给淑妃的安胎药里动了手脚,导致淑妃小产。皇后给奴婢的药,是从太医署林太医那里取来的,经由凤仪宫大宫女银霜的手辗转交给奴婢,此事一查便知。”

皇后顿时脸色惨白。

画屏这话说完,满宫的妃嫔们一片哗然。

淑妃猛然从位置上站起来,震惊的看向那宫女,片刻后她红着眼看向皇后,泣声质问道:“皇后,原来我小产竟不是意外,是你做的!皇上,请务必要替臣妾做主啊!”

辛漾说完以后,当即在宴会上跪下。

青奚给自己斟了一杯酒,笑眯眯的看好戏。

“皇后,这……”

陈衍显然也被这件事震惊的不轻,他沉下脸看着皇后,震怒道:“朕本以为你是个贤后,没想到竟然如此毒辣。”

皇后慌忙跪倒在地上。

她不知道今日为何自己会被虞梦章这个疯子盯上,但既然残害淑妃的孩子已经露出马脚,那承认了也无妨,反正身为一国之后,来日定有翻盘的机会。

尽早撇清这个莫须有的‘妖妃’名头才是关键。

“皇上,臣妾只是一时糊涂啊皇上。”

皇后整理好思绪,声泪俱下的说道:“但劳请皇上明察,臣妾乃一国之后,怎么可能是妖妃呢?”

陈衍气的脸色发青。

那可是他和淑妃的孩子啊,竟然被皇后给暗害了,当真可恶!

“皇后这话说的不对,你如今犯下滔天大罪,若是被废掉后位,降为妃嫔,自然就有可能是妖妃了。”

虞梦章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皇后残暴狠毒,残杀皇室血脉在先,辛淑妃手段毒辣,用砒/霜毒死宫人在后,依微臣看来,钦天监所说的妖妃,定出现在这二人之间。微臣这就联络朝中大臣,明日上朝商议妖妃一事。”

此言一出,不仅皇后和淑妃,在场所有的妃嫔们都惊恐的瞪大眼。

虞梦章这个疯子,今日就是来‘扣帽子’的,谁都害怕被他扣上妖妃的名头。

皇上此刻也已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一旦淑妃残害宫人、皇后残杀皇嗣的消息传入前朝,这事儿定会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他向虞青奚投去求救般的目光,然而青奚正悠然惬意的喝酒,半点眼神都懒得给予。

陈衍气的脸色扭曲,到了这个时候,他哪能不知道,自己被这兄妹俩联手给耍了!

“虞相,莫要冲动。”

虽然心中憋屈,陈衍还是硬挤出个笑脸来:“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从长计议也不是不行,但既然淑妃与皇后都疑似妖妃,微臣定然要替皇上清除后患。”

虞梦章说话的同时,有人呈上来了一碗黑乎乎的汤药。

在淑妃和皇后惊恐的注视下,虞梦章将那碗药端在手里,笑道:“这碗药,是微臣用秘法熬制的绝育药。妖妃祸国,如果让她们诞下魔种,想来整个陈国都会被祸害的民不聊生。为了陈国的江山社稷考虑,微臣决定未雨绸缪,断不能让妖妃有生育的可能。”

何其荒唐,何其嚣张!

眼睁睁看着虞梦章端着那晚绝育汤一步一步颤巍巍走来,皇帝下意识将淑妃揽在怀里,怒斥道:“虞梦章,你莫要欺人太甚,皇后和淑妃怎么可能是妖妃!”

“所以在皇上心里,谁才是妖妃呢?或者辛博来又是奉了谁的旨意,胆敢批出妖妃这等卦令。皇上,微臣可不是傻子,有些事情真计较起来,可不如今日这般好收场。”

虞梦章眼睛里浮现出一抹森然,狞声道:“还有,这后宫里被残害掉的皇嗣,可不仅仅只有辛淑妃肚子里的。倘若让微臣拿到别的什么证据,纵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微臣也要杀他个血流成河。”

“你!”

这话让陈衍和皇后脸色同时巨变。

显然,虞梦章话里有话,已经开始怀疑虞氏小产的真正原因了。

“虞相莫要忘了,本宫一个月后还要在摘星楼前求雨。”

看着朝自己走来的虞梦章,辛漾惊恐的躲在皇上怀里,哭道:“本宫定然不可能是妖妃的。”

陈衍更是紧紧的将辛漾揽在怀里。

“有道理,那妖妃肯定就是皇后了。”

虞梦章非常有理有据的做出分析,走向满脸惊骇的皇后:“皇后,你也莫要怪罪微臣,看来皇上的一颗心,全都在淑妃那里呢。”

这话,让嫔妃们心思各异。

原来皇上的一颗真心,竟然全部都在辛漾这里,他宁肯看着皇后喝绝育汤,也要保护住辛漾!

以前皇上宠爱虞氏,全都是表象!

“不,皇上救我,皇上救我啊!”

“皇上救我!”

“虞梦章你敢!”

在满宫嫔妃们惊恐的注视下,就见虞梦章像捏鸡仔一样,攥住了皇后的脖子。

他那张俊美的脸苍白到近乎透明,就连手的十分苍白,和皇后的脖颈形成鲜明的颜色对比。

“现在知道怕了?怕就对了,当日你出手害她和她的孩子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会有今天呢?从你决定动她的那一刻,你便要死。”

虞梦章凑在皇后耳边狞声呓语,一张俊美苍白的脸仿佛厉鬼般恐怖,他笑着在全场所有人胆寒的注视中,将那碗绝育汤缓缓灌进皇后嘴里:“喝吧,多喝点,全都喝光了,让你也尝尝这痛苦的滋味。”

皇后怨愤的盯着虞梦章,又将怨愤的目光看向被陈衍护住的辛漾。

都是因为这个女人,皇上竟然为了保下她,让自己喝下这绝育汤!

她可是一国皇后啊!

“咕嘟咕嘟……”

然而很快,皇后便没有了怨愤的心思,因为她被虞梦章攥着脖子,硬生生灌下了绝育汤。

整个宴会寂静的近乎可怕。

一片沉默中,青奚端起一杯酒,姿态优雅的笑着一饮而尽。

瞧瞧,多热闹啊。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