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现代都市 >爽文女配她杀疯了 > 第25章 【古代】皇贵妃她杀疯了

第25章 【古代】皇贵妃她杀疯了(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太极殿外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看着手持长鞭, 嚣张跋扈的皇贵妃,脸上满是震惊。

青奚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方才做了什么大逆不道之事。

鞭笞完淑妃以后, 她转过身来, 冲着皇帝陈衍粲然一笑:“皇上怎地来了, 可是因为辛漾这妖妃?巧了, 臣妾正在责罚她呢。”

数月前,钦天监事务大臣辛博来那句卜令,现如今已经在整个陈国传的沸沸扬扬。

妖妃不除,大旱不止。

历经一年的大旱,陈国的百姓们活在水深火热当中,备受磋磨。

因为这句卜令, 很多百姓自发的开始组织游/行, 希望皇上能够杀死妖妃。

而这妖妃,指的自然是虞青奚。

但荒谬的是,虞青奚现在竟然将‘妖妃’的帽子扣在淑妃头上。

还敢当众对淑妃行刑!

“虞青奚, 你这性子现在当真是越来越猖狂了!”

看着被吊在树上、满脸痛苦惊恐的淑妃,陈衍又气又心疼。

他铁青着脸怒声斥责道:“淑妃怎么可能是妖妃, 当着朕的面,你都敢私自对妃嫔行刑,看来朕往日里是真的把你给宠坏了。还愣着干什么, 你们赶紧把淑妃放下来!虞氏,朕待会儿再跟你算账。”

然而听完皇上的话,那一队穿着黑衣,脸色冷峻的酷吏们分毫未动。

青奚扯了扯唇角, 在皇帝和众人惊恐的注视下, 反手又是一鞭子抽在了淑妃身上。

皇帝要气疯了:“你竟敢如此忤逆朕!”

啪!

辛漾被吊在树上, 本就羞/耻又难受。

这两鞭子打在身上,痛得她眼泪都止不住的流淌,看起来狼狈极了。

“虞青奚,当着诸位大人的面,你竟敢如此肆无忌惮,颠倒黑白!”

强忍住身上的痛,辛漾泪声喊道:“皇上救命,皇上救命啊,臣妾不是妖妃!”

虞氏竟然猖狂残暴至此!

当着皇上的面,都敢这样鞭笞她!

“皇上这是说的哪里话,臣妾替您惩戒妖妃,为您分忧,怎地是猖狂呢?”

在淑妃的惨叫声中,青奚轻咿一声,妖冶魅惑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恰到好处的无辜:“您瞧瞧,御史台的大人们闲的都来太极殿哭鼻子了,要求处置妖妃。臣妾心里想着,既然诛杀妖妃是民心所向,那便杀了她罢。”

一句‘杀了她’,令太极殿外的气氛骤然紧绷。

辛漾更是惊恐的瞪大眼,不停摇头。

眼看青奚身后那些酷吏不听自己号令,陈衍眼睛里浮现出一抹森然。

不用说,这群酷吏肯定是虞梦章的人。

皇帝做到他这个份上,可真是憋屈极了!

跟着皇上从太极殿出来的秉笔太监,赶忙回去召集御林军。

‘妖妃不除、大旱不止’这句话,是陈衍授意钦天监事务大臣辛博来卜出来的。

目的是为了给权臣虞梦章施加压力。

然而让陈衍未曾想到的是,今日虞青奚竟然把‘妖妃’这个帽子,反扣在了辛漾头上去。

陈衍目光阴翳的盯着眼前美丽到极点,却也狠戾到极点的虞氏,觉得今天这个事情有些棘手。

毕竟……淑妃也是妃,自然就有可能是‘妖妃’。

御史台的言官们,早就恨极了虞梦章,又向来讲究规矩体统。

看到虞氏竟然当着圣上的面放肆,一个个气的当即站出来痛斥。

这就是言官们的日常——骂人。

“大胆虞氏,钦天监卜卦里的妖妃就是你,如今你竟然敢污蔑淑妃!”

“你与你兄长,就是陈国的祸害!”

“当着皇上的面,你竟然如此没有规矩体统,毒杀宫人在先,鞭笞妃嫔在后,当真恶毒可恶!”

“陈国百姓民不聊生,都是你害的!”

这些言官们,骂起人来当真刁钻又好笑,简直如市井流氓。

半点体面都没有,竟然还敢口口声声教育别人‘规矩体统’。

青奚不耐烦的蹙了蹙眉。

片刻后,她冷脸扬起手中的长鞭,狠狠的抽向距离她最近一个言官的脸上。

啪!

一鞭子下去,那言官被抽的跌倒在地,捂着脸不停哀嚎。

方才还骂的正起劲的言官们顿时抱头鼠窜,一个个目露惊骇的看着皇贵妃,震惊又恐惧。

疯了疯了!

竟然有人敢打言官!她就不怕来日史书上被记一笔吗?

“笑话,陈国百姓疾苦,竟然能怪罪到本宫头上去。那要你们这群废物有什么用,只懂用一张嘴来满口喷脏,你们才是陈国的耻辱和败类,陈国这场灾难,全因你们这些废物无能!”

在言官们惊恐的注视下,虞青奚又是一鞭子抽了出去,凉声道:“还有,以后谁再敢说本宫是妖妃,今日这就是你们的代价。辛博来的卜令里,难道提着本宫的名字说我虞青奚是妖妃了吗?本宫为人仁善,断无半点妖妃的可能,倒是辛漾这毒妇,用砒/霜残杀宫人,心思狠辣为人恶毒,完全符合你们嘴里的妖妃模样。如今本宫替你们惩戒妖妃,你们竟然不知好歹反而来污蔑本宫,当真不知好歹!”

一番话说完,言官们气的脸色涨红。

然而他们恐惧的看着青奚手里的长鞭,终究是没人再敢出面顶撞。

陈衍看着荒谬又嚣张的虞氏,表情冷到了极点。

这虞氏兄妹,必须尽早除去!

恰逢这时候,太极殿里的一队御林军匆匆赶到。

早就怒极的皇帝当即冷声道:“将这军东厂的人给朕拿下,救下淑妃。把鞭笞淑妃、以及朝臣的虞氏一并给朕拿下!”

“遵命!”

御林军们领下皇命,当即将东厂的人扣押,淑妃也被及时解救下来。

陈衍将辛漾拦在怀中,关切道:“爱妃可还好?”

“皇上,臣妾委屈啊。”

辛漾趴在陈衍怀里,泪声道:“您一定要替臣妾做主。”

当着这么多外臣的面,被吊在树上鞭笞,这等丢人的狼狈之事,传出去何其可笑!

更何况她前些日子被虞青奚打了两巴掌,今日又被打了两鞭子,怎能不气?

“爱妃莫怕,朕自当为你讨回公道。”

陈衍抱着辛漾,看怀里的美人哭的梨花带雨,只觉得一颗心都要碎了。

他抬起头来,厌恶的瞪了一眼虞青奚,冷声道:“来人,将虞氏给朕拿下!”

辛漾的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

就连那些方才被青奚鞭笞,不敢再开口骂人的言官们也兴奋的脸色微红。

皇帝终于要动真格的了,这妖妃今日要大难临头了!

然而,在御林军们朝着青奚围上来的时候。

“咳咳咳……”

一阵微弱的咳嗽声由远及近传来。

那咳嗽声中带着痛苦与病态,虚弱到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一命呜呼。

然而就是这样微弱的咳嗽声,让在场很多人面色巨变。

本该上前去捉拿青奚的御林军们踌躇不前。

方才骂人骂的起劲的言官们,此刻一个个面色苍白,眼睛里浮现出掩饰不住的惊恐。

淑妃辛漾下意识抓住了皇上的手腕。

就连陈衍,脸色都绷紧了些。

但见太极殿远处的宫道上,一座被八人抬着的步辇缓缓而来。

那步辇奢华的令人咋舌,上面端坐着一个身穿绣着金蛟丝线黑袍,模样俊美冷厉的年轻男子。

当步辇停下以后,他颤巍巍的走出来,那张苍白到近乎没有血色的脸上,连半点活人的情绪也无。

此人便是陈国的国相,虞梦章。

“参见虞相。”

瞧见来人,包括东厂的酷吏,以及皇帝的御林军在内,全部跪倒在地。

就连那群言官,纵然百般不情愿,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行作揖礼。

虞梦章伸出纤细苍白的手,将一条丝帕抵在唇边,痛苦的咳了好久,这才温声说道:“不必多礼。”

他这人也是怪,明明浑身上下都是漠然与戾气,但声音与姿态却又出奇的和煦。

青奚看着这位名义上的兄长,眼睛里浮现出些许惊诧。

虽说知道虞梦章在陈国朝堂上权势滔天,而且还是个病秧子,却没想到这位嚣张到极点的权臣,竟病弱到这般模样。

想着这位权相的结局,她没忍住蹙起了眉头。

似乎……虞梦章的病,药石无医啊。

然而对于青奚的打量,虞梦章却并未给出回应。

哪怕谁都知道,他今日肯定是给妹妹撑腰来的。

“虞相来了。”

陈衍将怀里的辛漾交给宫女搀扶,脸色冷淡的说道:“虞氏私自从椒房宫里跑出来,还鞭笞了淑妃与诸位朝臣,这是不是过于荒谬了些?”

“确实荒谬。”

虞梦章将丝帕收进袖中,看向脸带泪痕的淑妃,温吞吞的问道:“辛淑妃,不知你做了何等荒谬错事,竟惹得皇贵妃在太极殿外当众鞭笞你?”

此言一出,满场俱静。

这可真不愧是兄妹俩啊,一样的嚣张,一样的强势。

只是面对虞梦章的嚣张,言官们可半点都不敢骂,因为这位虞相……是会动手杀人的。

淑妃气的眼圈都红了,可愣是没敢回嘴。

青奚勾了勾唇角,妩媚妖冶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来。

那笑容鲜活又张扬,当真艳光逼人,绯色夺目。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