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会员书架
首页 >现代都市 >爽文女配她杀疯了 > 第1章 【古代】侯夫人她杀疯了

第1章 【古代】侯夫人她杀疯了(1 / 2)

没有了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老太君有意将表小姐抬进门的消息,这两天在承恩侯府里传的有鼻子有眼。

下人们提及这事儿都在嘀咕,侯夫人对此是个什么态度?

“要我说啊,夫人自己生不出来孩子,咱家侯爷纳妾是早晚的事儿。”

“就是,温姑娘模样好性子好,跟侯爷好生般配。”

“可依着侯夫人那性子,怕是有得闹。”

“闹到最后,还不是自讨没趣,这两年她给咱家侯爷丢脸的次数还少吗?”

“小点声,不要命了你。”

寻常人家的小厮丫鬟,哪里敢非议主子。

但承恩侯府这位侯夫人顾青奚却是个例外,府里人人都爱看她笑话。

因为侯爷林靖康厌她,老太君烦她。

顾青奚,镖骑将军顾川家的嫡女,也算是将门出身,模样更是一等一的好。

奈何满京城都知道,这位顾小姐是个不中用的草包美人。

琴棋书画、诗词歌赋、针织女红,就没一样能拿出手的。

这两年她在各府小姐太太们攒的茶话酒会上打肿脸充胖子,频频出洋相闹笑话。

也难怪顾青奚不讨侯爷喜欢。

又因为她嫁入侯府两年,肚子一直没动静,盼着抱孙子的林老太君也对她十分不满。

要不然,侯府的下人们怎么敢随意议论当家主母?

承恩侯府,后宅主院。

丫鬟秋露瘪着一张脸进了厅堂,负气般撕拽着手里的帕子,气道:“一个没出阁的小姐,三天两头巴巴来侯府里惦记侯爷,也不嫌害臊。”

不用说,肯定是表小姐温芳菲又来侯府了。

凝霜见状叹了口气:“小点声,夫人在里屋看书呢,别扫了她兴致。”

秋露凝霜,是顾青奚养在身边的两个贴身丫鬟,从将军府陪嫁过来的,自然忠心耿耿。

现在听闻老太君有意将表小姐温芳菲抬进门,都替自家夫人心疼。

但说来也怪,夫人以前最耐不住性子看书,这两天倒是一反常态,捧着个话本看的津津有味。

这极有可能……是被气的寒了心。

秋露凝霜姐妹俩悄悄对视,都看到了彼此眼里的忧虑。

里屋的暖房里,一个身穿素衣,模样妍丽的女人正坐在梳妆台前对镜梳妆。

铜镜里的女人眉目如黛,肤若凝脂,端的是倾城之貌,美的扎眼。

很标准的恶毒女配长相。

“所以在这个故事里,我最后不仅要被林靖康休掉,断了条腿惨死在柴房里。”

青奚放下手里的话本,表情阴沉:“而且还连累娘家,父亲母亲哥哥满门被抄,成全了林靖康和温芳菲的爱情与事业?”

脑海中,一个机械音回复道:【是这样的,宿主。】

青奚:“……”

这是什么脑残小说。

三天前,青奚绑定了穿梭各个小世界,为含冤受虐而死的女配们翻身正名。

现在是她做的第一个任务副本:穿进一本名字叫做《一品诰命夫人》的小说里,成为女配顾青奚,为她复仇。

小说的男主是承恩侯林靖康,女主是他的破落户表妹温芳菲。

林靖康之所以和女配顾青奚结婚,一是两家早就定下婚约,二是侯府需要借镖旗将军顾家的势。

但这位顾青奚,因为草包且善妒,频频找女主麻烦,还给男主的事业拖后腿。

最后被男女主联手反杀下线,还连累全家满门惨死。

【宿主需要想办法给顾青奚的人生翻盘,让她成为人生赢家,且报复男女主,是否接受任务?】

脑海中,系统问道。

青奚点头:“接受。”

绑定系统后,她本身就是要做任务的,这点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

【好的。】

系统说完,就此沉默。

而在青奚确定接受任务的瞬间,一股浓重的怨气、戾气、在她的心中无端生出。

那是惨死的女配顾青奚本人,对林靖康、温芳菲等人的仇恨。

在这些带戾气的情绪中,还有一些淡淡的,求而不得的卑微爱意。

所谓恨之深爱之切,顾青奚哪怕被男主搞的家破人亡,仍旧还有些执迷不悟。

这种情绪被人操控的感觉,让青奚有些不适的皱起眉头。

与此同时,梳妆台前那本《一品诰命夫人》的小说无风自燃,瞬间消失的了无痕迹。

青奚瞥了一眼,然后若无其事的转过身。

这两天,她待在房间里读完了这本小说,已经知道了剧情走向。

算算时间,今天应该就是承恩侯府那位老太君对她发难的日子。

果然,外面院子里很快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和争吵声。

一个穿着体面,模样有些刻薄的老婆子,带着几个丫鬟小厮,以及一个青衣道士,气势汹汹的闯进了主院。

他们人多势众,又是老太君的人,主院的几个丫鬟小厮都没敢拦。

领头的老婆子叫柳妈妈,陪在老太君身边大半辈子,还是侯爷的奶妈,在侯府也算是半个主子的体面人。

又因为顾青奚在府里不得势,她院里的下人们也唯唯诺诺没脾气。

最先被惊动的是秋露。

她性子本就烈,瞧见来人,柳眉一束,呵斥道:“柳妈妈,你这是做什么,夫人正在里屋休息,惊动了主子,拿你是问!”

“休息?这个时候,夫人还有闲情逸致休息?”

柳妈妈站在院子里,皱巴巴的老脸上浮现出一抹怪异的嘲讽:“不巧,我奉老太君之命,来夫人院子里除秽,所以劳烦夫人担待点。”

除秽,除什么秽?

没等秋露反应过来,就见柳妈妈身边那位道士,拿着铃铛在院子里神叨叨的晃悠。

片刻后,那铜铃突然发出刺耳的响声,在道士手里一阵疯狂颤动。

院子里的人都看直了眼睛。

柳妈妈大喊道:“老太君所料不差,侯府果真有邪祟,这秽竟然还在夫人院子里,道长可有破解之法?”

“有。麟儿降生,乃天送福兆,可破一切秽气。”

那道士按住铜铃,表情高深莫测:“侯爷正直壮年,命中应有一贵子,贵子到,秽可除,福气延绵。”

柳妈妈故作为难:“可惜呢,侯爷成婚两年,夫人她肚子里一直没动静。”

秋露凝霜见状,哪还不明白今天这出戏是什么意思?

老太君这是想抬表小姐进门,来夫人院里先发制人,讽刺夫人生不出孩子呢。

要不然给这臭道士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说出‘侯府有秽’这种胡话。

简直欺人太甚!

“胡说八道!”

秋露气的眼睛都红了,怒道:“哪里有什么秽气,再敢乱说,打断你这牛鼻子老道的腿!”

那道士缩了缩脖子。

柳妈妈见状冷笑道:“秋露姑娘,我知道你在夫人面前得脸,但关乎侯府大事,可由不得你猖狂,今天我就替老太君,管教一下夫人手底下的丫头。”

言罢,两个粗实丫鬟上前按住了秋露。

凝霜则是被推到了一边。

秋露气急:“你敢!”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没有了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